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建军大业》:一次为“主旋律”的正名

2017年07月25日10:26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一次为“主旋律”的正名

《建军大业》:一次为“主旋律”的正名

图为《建军大业》首映礼现场。该片已提档至7月27日正式上映。和冠欣摄

  《建军大业》像个背负着光荣使命的战士,太多人期待它为“主旋律”正名。昨天,这部影片终于在北京举行首映,总策划兼艺术总监韩三平、导演刘伟强、监制黄建新携刘烨、朱亚文等31位知名演员亮相。这几乎是个史无前例的阵容。

  而就在22日凌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电影局局长张宏森更是亲自上阵吆喝,在朋友圈发出一篇有关《建军大业》的长文,追忆了影片拍摄的甘苦况味。或许,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他在文中所说:“尊重多么重要!尊重馒头,尊重粮食,尊重四季轮回,尊重漫长时光托举着的心血和劳动。”

   源起·张宏森

   “跳出碎片化拼接,get到一个牛光闪闪的叙述吧”

  《建国大业》和《建党伟业》分别在2009年和2011年上映,中间间隔了两年。张宏森在长文中提到,到了2013年,韩三平又一次提出想接着拍《建军大业》。但张宏森有顾虑:“我开玩笑说,你真拍我跟你急!”事实上,这句玩笑透出的是《建国大业》《建党伟业》拍摄过程中的筚路蓝缕,“真难呐,面对历史,面对现实,关键还要面对艺术,面对观众。”

  他其实已经心动。没过几天,张宏森找来韩三平、黄建新,还拉上了博纳影业老总于冬,正式提出拍《建军大业》。韩三平倒有些担忧:“行吗?”这次张宏森反过来安慰他:“很行!”为什么?张宏森想起来,2009年在UME影城看到《建国大业》观众排长队买晚上十点的电影票,那时他忍不住哭了。这个系列是有观众基础的,有了观众基础,就有了生命力。

  事情就这么开始了。

  《建军大业》的导筒交到了香港导演刘伟强手中,他也是出品人于冬推荐的人选。

  这不能不说是个大胆的决定。1960年出生的刘伟强,代表作是《无间道》系列这样典型的香港商业片,尽管他作为导演能力令人服气,但执导重大主旋律题材还是头一遭。刘伟强问张宏森:“我行吗?”得到了毫不犹豫的回答:“行就一个字。”但同时张宏森也提出了不低的要求:“超越前两部,跳出碎片化拼接,get(捕捉)到一个牛光闪闪的叙述吧。”

  掌舵·刘伟强

  “就是要让观众看到从来没有看过的”

  接到于冬的邀请,刘伟强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会找我?”但看完剧本,他觉得这段历史中有很多场面其实很适合电影化。

  刘伟强是出了名的拍片快手,《建军大业》总共147场戏,拍了四个半月,71个工作日,是他的最慢纪录之一,还不算“做功课”的时间。刘伟强压力很大,他对建军的历史背景“懂一点,但并不是专家”,所以他光是各种史料就看了两三尺厚,前后持续一年半时间。监制黄建新记得,开拍之前有一天,他、韩三平跟导演讨论这部戏的一个历史细节,“说完以后,刘伟强晃着腿对我说,你这个时间记错了。我上网一搜索,发现真是我记错了。”

  其间,刘伟强还去看了电影《勇士》的现场,略带忐忑地对张宏森说,自己要拍的场面比这要大很多,但张宏森很高兴:“别的都怕,就怕不大。当然,大了也怕,怕大而不当,还怕大而庸常。”所以,大的背后还要背上两个字:智慧,“又大又智还不能若愚,电影的要求就是要把聪明挂在脸上。”

  《建军大业》最终选定的剧情时间段是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开始,到井冈山会师结束。电影上周试映后,片中的南昌起义和三河坝两场战争戏收获了最多好评,“几乎媲美好莱坞战争大片的场面”“够燃够火爆”……刘伟强说,他的原则是只要是从前电影里面看过的就不拍,“要创新,要去拍从来不知道怎么拍的,比如三河坝,就是要让观众看到从来没有看过的。”

  军师·黄建新

  “既要面对浩瀚史料,还要从史料中披荆斩棘”

  与其他人相比,作为监制的黄建新其实开始更担心剧本,因为“既要面对浩瀚史料,还要从史料中披荆斩棘”。张宏森在长文中回忆:“忘了谁说的,这个题材是不可能一泻千里的,我们的回答是:静水死澜,是因为我们的智慧没有搅动力和驱动力,慷慨解囊拿出我们仅有的那点智慧吧,让故事滔天巨浪、一泻千里。有这样的叙述,看谁挡得住!”

  在这样的叙述中,《建军大业》中能看见“伟人”,但更珍贵的是能看见“人”,几乎每个角色都有很人性化的一面,甚至有能让人记住的“萌点”,比如毛泽东游泳、叶挺做饭、士兵们用方言吵架。黄建新说,其中很多都是大家在拍摄现场发挥的。

  黄建新还透露,与《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相比,《建军大业》是三部片子里改动最少的,只修改了个别的台词,而这也是张宏森所坚持的。在剪辑方面,他的原则是“消灭一切陈词滥调和拖泥带水,包括那些多余的‘政治正确’”。理由是,艺术的完美呈现才是电影的政治正确,不尊重艺术的政治正确,对电影来说是不正确的。

  演员·“小鲜肉”

  “他们天天有人摔倒、摔伤,但爬起来接着演”

  众多年轻演员的加盟,可能是《建军大业》前期最受关注的地方。欧豪演25岁的叶挺、刘昊然演19岁的粟裕、马天宇演19岁的林彪、李易峰演27岁的何长工……刚刚知道需要这么多年轻演员来出演,黄建新的第一反应也是“蒙”的,但刘伟强用一句话把他说服了:“青春是无法表演的。”

  选角的过程更有意思,像一场“连连看”。他们把上世纪20年代当时角色的照片贴在墙上,再把年轻演员们未经修饰的素颜照也贴上去,每一个角色对应五个,有的找到以后发现很像,有的虽然不像这个角色,但是一看居然很像另外一个角色,就换过去。

  最有意思的是蒋介石的选角。“蒋介石这个角色在剧组里只有三天的戏,需要演员留光头,但也不能特地让人家为了这三天剃成光头吧。演员周一围就主动跟我说,现在霍建华是光头,因为他正好在拍清朝的戏。我马上打电话邀请霍建华,他很快就答应了。”黄建新说,没有人要求片酬,大家得到的仅仅是一些象征性的生活补贴。

  电影开拍前,刘伟强特地让这些年轻演员在八一电影制片厂的训练场上军训了两天,“都来了。那两天气温有三十八九摄氏度,他们就在太阳底下晒着,有两个人还中暑了。没有一个人退出,都坚持下来了。”

  拍摄时全片有50多个知名演员,但全组的休息房车只有5辆。“没有人提任何需求。”黄建新说,“其中一辆是我和刘伟强导演的,我说如果大家比较挤,导演组的房车欢迎大家来,没有一个人来。”

  在拍摄三河坝战役时,饰演叶挺的欧豪因为要扛着枪不停奔跑,中暑了,但他仍然坚持,他觉得作为年轻演员能够参演《建军大业》这部电影非常荣幸。饰演朱德的黄志忠也对这些年轻演员给出了颇高评价,他和马天宇、白宇、李现一起经历了三河坝这场戏的拍摄,“这帮年轻演员天天有人摔倒、摔伤,但是他们都觉得没有关系,爬起来接着演。”

  张宏森也忍不住为这些年轻演员正名:“别再用‘小鲜肉’总结他们了,他们是正在努力接班、也势不可挡接班的中国新一代青年演员。只要他们‘不迁怒,不贰过’,不‘士而怀居’,他们就是中国电影的未来!”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