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吕克·贝松: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我是好导演

2017年08月20日10:19来源:信息时报

吕克·贝松: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我是好导演

吕克·贝松: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我是好导演

吕克·贝松: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我是好导演

前晚,吕克·贝松带着他执导的最新科幻大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下称《星际特工》)到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千人观影活动,超过1000名粉丝和影迷提前和导演观看了这部将于8月25日上映的大片。吕克·贝松映后与观众交流,他表示自己来过中国多次,但却是首次来广州,自己一来就去了广州塔,广州给他的印象就是“好大”。

与光彩夺目的广州塔夜景一样,《星际特工》这部讲述28世纪人类与外星生物共融共生的宇宙城邦中两位星际特工故事的电影也同样五彩斑斓,吕克·贝松将他对未来宇宙生态的各种神奇想象,用顶级视听效果构建出来,让观众看到赞叹不已。而在当天活动开始前,吕克·贝松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他谈了自己的电影和好莱坞电影的不同,也谈了戏中出演“天空之眼”纳泽的吴亦凡。当记者问到他对吴亦凡演技的评价时,他强调吴亦凡是有表演天赋的,“而且他很专业,很有勇气。我一直认为,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刚好我是好导演”。

口碑争议:不怕亏钱,只想观众看得爽

《星际特工》早前先在北美上映,票房和口碑都表现平平。记者问吕克·贝松对此有何看法时,这位拍过《碧海蓝天》《这个杀手不太冷》《第五元素》等一系列经典电影的大导演霸气表示:“那是因为美国观众‘排外’,他们不习惯看好莱坞电影之外的电影。《星际特工》不是漫威、DC超能英雄大片,没有超能英雄拯救地球。我不排斥好莱坞超能英雄电影,但我看一个个超能英雄跟外星人战斗保护地球,我不会有共鸣。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没有超能力,我要讲的也是普通人的故事,普通人自己的英雄主义,他们从心出发,用自己的能力和智慧解决问题。”

吕克·贝松说自己不是讨厌好莱坞,“但我认为观众不能只看好莱坞电影一种模式,就菜式来说,全世界都还有各种菜呢,没理由电影只有好莱坞那一套。我只希望更丰富,多样性和包容性,这点也是《星际特工》想要传达给观众的主题”。

这部制作费1.77亿美元的电影虽然美国票房目前不足4000万美元,但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票房已有近8000万美元,吕克·贝松笑说自己做《星际特工》就不怕亏钱,“一部电影如果特效很多的话制作成本会很高,这我早就知道,但我们的团队付得起——要知道我做第一部电影的时候甚至都付不起大家的工资,所以现在我已经很开心了。我考虑的不是票房,而是观众。当然,如果有更多中国观众支持我的电影的话,我会非常开心,这是一个证明,证明全世界不是只接受好莱坞一种模式的电影。”

选角疑问:吴亦凡之前的电影,“我真的看过”

《星际特工》中,吴亦凡出演了地球星舰中的军人纳泽,吕克·贝松否定了找吴亦凡来演是为了中国市场的说法,“《星际特工》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员,我去瑞典做宣传时,当地记者也都问我找瑞典演员来演这部电影,是不是为了争取瑞典市场。我只能表示,如果这招真的管用,那每个导演拍电影都从世界各地找多国演员来演,就能保证电影全球大卖了”。

他认为《星际特工》中必须展现出多样性,“片中的世界有大量不同种族、肤色的人和物种,他们都一起生存在未来世界中,选角过程很开放,因为我们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员。很难想象没有中国人的未来世界”。

“那你是怎么发现吴亦凡的?你看过他之前的电影?”记者问。吕克·贝松表示自己还真的看过,“但别问我片名,我肯定记不得的哈哈哈。我认识很多中国演员,和吴亦凡也认识,有一次遇到他就问他有没兴趣演一个角色,戏份不多,但很适合他,他就同意了”。

吕克·贝松评价:“吴亦凡是个很酷的年轻人,这点和纳泽的感觉很像。他很勇敢,包容性也很强,他那么小就跑去人生地不熟的韩国受训,加入男子团体,我不评价他们唱的K-Pop(笑),但他真的很有冒险精神和勇气,独自到陌生的地方发展,至少我像他那么小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勇气。他在片场很专业,从不迟到,除了演好自己的角色,也一直观察其他演员,看他们怎么表演。他是个很有天赋也很专业的演员,而且充满活力。再说,我一直认为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而我刚好是好导演,知道怎样让演员发挥好。”

影片看点:特效是精彩,演员表演也有惊喜

《星际特工》的故事,吕克·贝松笑说其实就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未来世界外太空发生的故事,“男孩一直在追求女孩,而女孩忙着把他推开,期间他们在一起吵架、合作、冒险”。

前晚看过电影的观众都会知道,这样的故事梗概远远不是《星际特工》的全部。这部电影出现的每个画面都有大量你从未见过的元素,无论是各种高科技玩意,还是大小不一的星球,或是形态、性格、语言和技能都各异的外星人。光要记住这些,可能都需要观众到电影院“二刷”“三刷”,因为这个未来外星世界,是观众从未见过的丰富多彩。

吕克·贝松表示,这部电影他做了9年,甚至还因为《阿凡达》的上映,他修改了剧本,“我原本以为我准备的剧本足够好的了,看了《阿凡达》后,我当时觉得自己是信心满满要去参加奥运会短跑比赛的选手,赛前突然看到博尔特从我面前跑过的感觉。所以我又潜心修改了剧本,让整个未来外星世界变得更丰富多彩”。

记者提到这部电影有种他多年前经典科幻片《第五元素》升级版的感觉,吕克·贝松笑说:“我觉得相同点肯定有,一是同一个导演拍的,二是有同样的幽默感。现在回想起当年拍《第五元素》,其实特效镜头才190多个,但我当时真的焦头烂额,因为当时的技术水平如今看来简直就是史前文化的水平。这次《星级特工》2700多个特效镜头。我最欣慰的是服务《阿凡达》和《星球大战》的两个特效公司都在为我工作。全球最顶尖的三个特效公司都在一起做这部电影,这个太烧钱了。我想说的是,你们如果不喜欢我或者电影里某个演员都OK,光是去电影院看这些特效都很值得了。”

虽然视效很出色,但片中充满青春浪漫爱情以及有关爱与宽容、人生价值、如何面对错误等种种议题的故事,也都讲得流畅吸引又充满节奏感,而片中一众演员也都证明了吕克·贝松“没有烂演员只有烂导演”的理念,在片中都有恰如其分的表现和发挥。更有趣的是,除了戴恩·德哈恩、卡拉·迪瓦伊、克里斯·欧文、伊桑·霍克、蕾哈娜、吴亦凡等演员之外,其实片中形态各异看起来完全不像人类的外星人,也都是由真人演员来扮演,因为吕克·贝松认为,场景可以借助CG来构建,但表演还是得靠真人来完成,“确实真人演很麻烦,但是真人对角色会有自己的理解和感受,比如我们电影里第一个出现的外星人行动是模仿骆驼的,当观众看到演员的表演时,感受和看电脑动画是完全不同的,人的感情、情绪、性格和行为特点也应该用人的方式去表现出来,演员的表演会带给观众不同于CG的真实感受”。

创作灵感:从物质匮乏的童年培养出想象力

问到他是如何构建出《星际特工》这么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时,吕克·贝松表示:“想象力这个东西,其实大家都有。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住一个岛上,家里也穷,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玩具没有游戏机什么的,只有海水跟石头,我只能把岩石想象成各种东西,赋予它们各种关系和含义。现在的小孩有太多的选择,他要什么都能得到,反而可能阻碍了他的想象力。我还记得妈妈有次给我带来彩色铅笔,其实只有黑蓝红三种颜色,但我特别开心,就像现在的小孩能上网了一样。”

而《星际特工》片尾,吕克·贝松还特地打上“献给父亲”字样。前晚放映结束后,有观众问他这句话的涵义,吕克·贝松也感性地说:“我10岁的时候,父亲给了我《星际特工》的画册(电影根据画册改编),在我准备这部电影时他过世了,但我听说天堂也有一块很大的银幕,3D的,还不用戴眼镜就能看。我希望我的父亲能在天堂看到我拍的《星际特工》。”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