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辣椒”,不辣不革命

2006年05月31日00:00

来源:

   的确,1990年代初美国的垃圾滚族(Grunge)比谁都火,自从“涅磐”乐队(Nirvana)名声大噪,带点西雅图音乐血统的二三流乐队都鸡犬升天了,甚至比他们的精神导师“音速青年”乐队(Sonic Youth)更出名。

  但这世界是多元的,总还有一些低调的人不去凑这场垃圾盛宴的热闹,其中就有“红辣椒”乐队(Red Hot Chili Peppers)。冷眼旁观未必代表妒嫉,但多少有“不同你玩”的姿态,“红辣椒”后来的一飞冲天最终证明了他们的价值与实力,新推出的双唱片《星际运动场》(Stadium Arcadium)火速在英美两地排行榜上登顶,评论界疯了似地吹捧,而此时的“Grunge运动”已经杳如黄雀。

  不辣不革命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乐队的名字是在一盘叫《母乳》(Mother’s Milk)的磁带上。这是他们1989年的专辑,虽然这已是他们的第四张专辑,但当时中国乐迷对他们还很陌生。他们广为人知时已经是1991年后的事了,就在那张大红大紫的《血、糖、性、魔术》专辑(Blood Sugar Sex Magik)之后。严格的说,我真正记住他们的名字就是听了他们这张专辑中的上榜歌曲《在大桥下》(Under the Bridge),这低调有力的歌曲是纪念他们一个吸毒身亡的队友的。

  不过那个时候是“Grunge”的黄金时代,全世界人都盯着“涅磐”和“珍珠酱”(Pearl Jam)等乐队。在“红辣椒”成立的最初几年,他们主要靠自己出位的表演博得眼球。他们有一张裸露全身仅用袜子裹住敏感部位的演出照片,夸张得可谓惊世骇俗。

  成立于1983年的“红辣椒”,乐风复杂,朋克、疯克、说唱及金属多种基因混血,令他们在1980年代的乐坛显得过于超前,但不久后这种“混搭派”风格就开始流行,最终他们以出色的表演荣获格莱美奖。现在红翻天的“愤怒反对机器”(Rage Against Machine)和“考恩”(Korn)乐队都声称受过他们的影响。

  加州情怀

  乐队的核心人物是主唱安东尼·基迪斯(Anthony Kiedis),与贝司手跳蚤(Flea)都来自加州的洛杉矶,二十多年来这个组合雷打不动。但与毒品纠缠不清的关系一度令乐队差点一蹶不振,成员死的死病的病,几进几出争议不断。这一定程度影响了乐队作品的质量。在《血、糖、性、魔术》之后,他们出过几张不算成功的专辑,直到吉他手约翰·弗洛赛安特(John Frusciante)重返乐团做了那张出色的《加州情怀》(Californication)。

  《加州情怀》顾名思义是一辑思乡曲,但却远不是颂歌。展示在画面里的不是阳光海滩、蓝天碧海弄潮儿的气息,而是灰色的忧伤。忧伤是如此凄美,整个画面都变得似梦迷离了。“红辣椒”在这张专辑里展现了娴熟的抒情技艺。唱片推出后广受好评,但谈不上压倒性的成功。

  麻辣来自木星,清凉来自火星

  新专辑《星际运动场》分为“木星”及“火星”两张概念唱片,一共收了28首歌。风格各异,很好的体现了他们的双重人格。歌迷和媒体好像大梦初醒般狂捧疯顶这套不便宜的专辑。唱片既延续了传统“疯克摇滚”的风格,又有大量抒情写意的表达。超棒的低音节奏一向是“红辣椒”的突出特色,现在旋律的把握也成了“红辣椒”的强项。一个音乐人,如果我们说他旋律和节奏两方面都很棒,那我想不出他还有什么可批评的了。

  大凡一个著名乐队出了双唱片,基本可以相信这是张旷世杰作,好像当初“枪炮与玫瑰”(Guns N’Roses)乐队的《运用你的幻觉》(Use Your Illusion)和“碎南瓜”(the Smashing Pumpkins)乐队的《牧羊犬麦伦与无尽的忧伤》(Mellon Collie and the Infinite Sadness)一样。认

  真听下来,觉得这张《星际运动场》大卖是有理由的,可以说,专辑中的多首歌曲都有实力单独打榜。果不其然,《木星》中的《丹尼·加利弗尼亚》(Dani California)垄断了Bill board当代摇滚和主流摇滚单曲榜两个单曲榜的冠军位置。《雪(嘿噢)》(Snow((HeyOh))是另一首大受好评的作品。不过我更喜欢的是那些舒缓的清凉小曲,好像《不能集中》(Hard toConcertrate)和主题曲《星际运动场》,以及那首清淡的《假如》(If)等。尽管如此,温和的《火星》比热闹的《木星》听上去感觉稍弱。

  《星际运动场》沿袭了《加州情怀》以来一贯的风格,并没有高明多少,但是音乐技艺更娴熟,作品丰富犹如满汉全席。唱片大红带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没有乐队的辛勤耕耘一切皆为空中楼阁。这次意想不到的大成功实在值得出道二十多年的“红辣椒”大开香槟庆贺。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