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云》:三个男人没有戏

2009年07月21日00:00

来源:

   吴彦祖被勒死了,古天乐家破人亡后装着假肢与坏Boss王敏德同归于尽,只留下刘青云注定要过被痛苦和忏悔纠缠一辈子的生活。
       然后便听见了张杰演唱的片尾曲。
       这就结束了?
       这就结束了。
       立马想起了《无间道》,港版和内地版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尾:在香港,刘建明逍遥法外;在内地,陈永仁则一定要最终胜利。
《窃听风云》:三个男人没有戏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更惨的是《大搜查》,内地版被阉割到与港版迥然相异,连剧情都有了Bug。
       明白了,不是庄文强和麦兆辉不想把《窃听风云》做得像《新宿事件》那样黑色,而是考虑了内地的市场——游戏都是有规则的,既然想挣人民币,那么廉政公署就一定要横空出世,不然香港的法律秩序往哪里摆?(或者《窃听风云》也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港版?不过我还没看过。)
       做殖民地的时候,香港电影里的香港可以是好人受尽冤屈,坏人鸡犬升天;但变成了特区,就一定要阳光普照,电影里亦是“和”风劲吹、一片浓情。
       所以,骨子里其实是一部黑色电影的《窃听风云》就这样生生的成了四不像。
       多好的坯子啊!我坚信庄、麦二人的编剧思路断不会是这样温柔委婉,一个窃听小组,其实无意间就放大了人性的黑暗面:他们偷听同事的偷情隐私,虽然只是为了打个小赌,但其手段已然令人头皮发麻;他们篡改监听的谈话记录,虽然表面上只是几句调情秽语,但背后却隐藏着金钱的强大诱惑力;他们(刘青云)帮同事在前妻家里装窃听器,虽然看起来是因为性格软弱,但内心深处却早已在践踏道德的底线。
       窃听器其实就是夜神月手里的那本死亡笔记,有了这个利器,窃听组的人几乎成了无所不能的人。信息社会,信息至上,而个人隐私则是信息海洋中的瑰宝,窃听器有此资源抓在手里,又没有L出来挑战,怎能保证他们不做非分之想?
《窃听风云》:三个男人没有戏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仔细分析一下,吴彦祖是个乖乖男,在三个男人中,他是最单纯、最与世无争的一个,只是为了帮同事救病入膏肓的儿子,才铤而走险去靠内幕消息炒股票,而且严格的说,吴彦祖也没有太多作奸犯科之事,充其量只是搭顺风车赚点红利而已,比起那些庄家大鳄,已然算是良民了;刘青云则是个好好先生,而且道德操守极为高尚,从未利用职权之便为自己牟利益,即使对待爱情踌躇不前,根子里也是处处替他人考虑、抹不开面子所致;古天乐更是个任劳任怨的五好丈夫,可惜家有幼子卧病在床,虽然兢兢业业,无奈囊中羞涩(可见香港的医保制度也是有缺陷的)。三个好人,要么家破人亡、要么英年暴死、要么孤独终老,人性之诡谲、黑暗,由此可见一斑——而《窃听风云》之悲剧力量,也正植根于“好人办坏事”的剧情逻辑之上。究竟是社会不公还是人心不正?观众唏嘘过后自有结论。
       当然有一些线索也没有交待得太清楚,譬如吴彦祖,前面用了那么多戏分来交待他未来岳父的骄横跋扈,那一场与警务处长打高尔夫的戏完全勾着观众往钱权交易上做联想,但最后吴帅哥横死,富豪岳父这根线索竟全都断掉了,到后来三人越陷越深之际居然无所作为,这在编剧上就成了个死结——吴的岳父如此个性鲜明,却成了所谓的“冗余人物”,实在有些可惜。不过若把这个角色理解成是对吴彦祖的刺激,正因为如此吴才会对炒股致富有着强烈的渴望,倒也说得通。不过若然能够丢开限制,最后让古天乐和刘青云惨死,吴彦祖反而凭借岳父的淫威苟全性命,并且直达警务处长,用非法手段除掉王敏德,这不更加叫绝?
       绝是绝了点,但是太不和谐,如果把时间背景换到97前的香港还说的通,现在还这么拍,肯定跟内地那4000多块大银幕就绝缘了。
《窃听风云》:三个男人没有戏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窃听风云》的监制尔冬升在《南方周末》2009年4月23日号D22版的专访曾里说了一段话:“现在,不开放的地方也包括香港,你能像在美国一样去拍总统?不可能了。以前,我们可以拍《港督最后一个保镖》,现在拍不了了。现在我们戏里‘你以为你是李嘉诚啊’都不能讲。……内地对电影看得太重要了,电影其实没那么重要。”
       重不重要不敢说,反正《窃听风云》基本上是港片精英尽出了。刘青云、古天乐、吴彦祖,再加上王敏德、李子雄和方中信的客串,香港男影星的实力派和偶像派群贤毕至,刘青云的演技没话说,现如今吴帅哥和古帅哥也是突飞猛进,拿捏角色丝丝入扣(当然,张静初作为“万绿丛中一点红”,也颇给大陆影人争面子)。其实三个男人的戏,杜琪峰在《铁三角》里玩过,陈木胜的《三岔口》也是如此模式,但《窃听风云》的设置比前两者都更加复杂——并非直接的对手,而是从朋友变成同谋又共同陷入一个大圈套,《窃听风云》显然在人物关系设置上更加层峦叠嶂(《投名状》在这一点上倒是颇有几分相似)。
       相较于好莱坞为代表的国际影坛,香港乃至整个华语电影圈的编剧能力相对都是较弱的(同样是三个男人的戏,大洋彼岸的《神秘河》显然就要强于一众港片),庄文强和麦兆辉则属于矮子里面拔将军,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在两人的联手打造下,《窃听风云》有一个极好的基础,但是刘青云莫名其妙的引入了廉政公署后,剧情立意马上就下了一个台阶——反道德神话的黑色电影居然又捏造出一个道德神话,给我的感觉就像吃饭吃到一半发现碗里有个苍蝇般难受(当然张静初的离世又让这个道德神话悲剧感十足)。而最后在王敏德的慈善拍卖会上廉政公署当众揭穿其虚伪画皮的戏,更是小儿科般的说教。
《窃听风云》:三个男人没有戏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挺好的《窃听风云》,还纠缠着主人公之间及其与爱人、家人和同事的纠葛,三翻四抖之后,居然没戏了——幕前刘青云、古天乐和吴彦祖三个男人没戏,乃是由于幕后庄文强和麦兆辉的没戏,而庄文强和麦兆辉的没戏则是因为背后还伫立着一个伟岸无比的身影(当然不是指天娱)。
       在这个身影的笼罩下,不仅《窃听风云》没戏,照这样发展下去,香港电影迟早没戏。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