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是名人,罗玉凤只是人名

2010年04月14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张丹丹(节目主持人)

  最近录了一期青海卫视的节目,用漫画新闻的方式表现一周的热点事件,现场嘉宾是凤姐——罗玉凤。

  罗玉凤只是个人名,凤姐却成了名人。有人觉得她很诚实,只不过是坦白地说了她自己想说的话;有人说她是个疯子,出名其实是出丑;有人分析她是颗棋子,幕后有推手在掀起这一波网络恶炒。凤姐依附的这个肉身究竟是何模样?真实的罗玉凤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满是问号,我们和5位观察员、100位现场观众一起开始了这次见面。

  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不小心闯入了一个很多人的聚会,她以自己的姿态在聚会上自由表现,于是有人诧异,有人愤怒,有人狂笑,有人怜惜,有人大骂:“小屁孩,赶紧的,哪来回哪去!”孩子笑了,她突然发现人们居然有着这么丰富的表情,她发现原来她竟然拥有搅乱世界的能力!

  罗玉凤就好比是这个孩子。罗玉凤现场的表现可用几个词归纳:

  放松——此段是面对质疑。

  “去陆家嘴发传单,一是我想换个好点的工作,我看过很多营销方面的书,我得推销我自己;二是我真的想找个男朋友。那个男友标准是我自己想的,能往里面再添条件的人还没出生。”

  “后来上电视就是觉得好玩。他们来找的我,好玩啊,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还有几百块钱拿呢。”

  “有人说你有幕后团队?”“没有,我就一个人,他们都是想沾我的光。”

  拒绝——此段情绪激动。

  “我父母是我父母,我是我,他们有他们的想法,他们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我过我的生活。不要总往回看,那样是永远都走不出去的,永远都不会有创新!”

  冷静——此段,她一直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来。

  “现在5位观察员走了3位,你怎么想?一般中途离席是表示很愤怒和很不喜欢。”“他们喜不喜欢不重要,我不需要他们喜欢。”

  纯净——真实的感觉。

  见她之前,看过网上流传的她写的诗歌,坦白说,不错。于是在节目最后我递给她从网上找到的号称是她写的诗歌,请她从中挑一首跟大家分享。

  “我要先看看是不是我写的,现在假冒我的太多了。”她笑着一张张翻过,“是我写的。那时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很喜欢写诗,为了让他高兴,我也学着写。当然,我写得比他好多了。分手后就不写了,我把他蹬了。”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戏谑。

  念完《漩涡》那首诗后她的眼睛红了。我很好奇她想到了什么,但我没问。我们去她的老家拍了她父母、朋友,但没有在现场播放,因为她说她不想在现场看到这些。

  最后,我感谢她接受邀请来到现场,她很真诚地跟我说:“今天能见到我,是你一辈子最大的荣幸。”

  凤姐是名人,没人知道这股凤姐热到底还能热多久,可以肯定的是以后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的“哥”和“姐”。

  罗玉凤是一个人,和我们一样,是这世间唯一且独有的一个,她有她自己的选择、自己的生活。听说她去参加“花儿朵朵”选秀了,哈哈,是何动机?也许有她的谋略,也许她只是觉得这是个她没玩过的好玩的游戏。

  一路遇见很多人,始终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长方式,每个生命都值得用心倾听。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