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版杜拉拉:职场顽童升值记

2010年04月26日00:00

来源:大河网

  文:少女飞

  现代人面临的一大问题是情感与表达的分裂,对陌生人客气,对身边人苛刻,在网络上随心所欲——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管扫地大妈叫美女,但情感却日渐虚无化——日复一日研究老板的阴晴脸色,却忘了关心老爸老妈的健康脸色。

  这可能也是身在职场的职业病之一。

  从未身在职场的徐静蕾,导演职场故事《杜拉拉升职记》,表面上是27岁女生的个人奋斗史——为了新职位前进,实际上却因为与职场的心理距离,演变为职场大顽童人生升值的故事。

  杜拉拉在徐静蕾的电影镜头前始终是个客体,如:黄立行和莫文蔚美国归来在房中叙旧,听到门铃响,黄立行打开门,中后景是正欲欢声扑入的杜拉拉。徐静蕾舍弃了以主观视角表现杜拉拉,可能是因为自身的理性,也可能是无法舍弃的潜意识——我从未身处(职场)其中。

  也正因如此,原本有几分职场厚黑意味的杜拉拉原故事,在徐静蕾镜头下,有了几分职场顽童的意味,杜拉拉一路披荆斩棘的压力不断被自我消解——攒钱的自我富足感、买车奖励自己、血拼名牌当华丽铠甲武装失恋软弱的自己,没有太多恋战、没有太多纠结(唯一纠结是在告诉不告诉王伟他被炒了,过程也很短暂),也许这就是职场顽童“跳出去”的视角:职场不过是个有形无形的场所,改变不了职场、改变不了自己来相互适应,那就换个地方……这种轻松感可能也是徐静蕾内心的折射——懂得取舍,讨厌受制于人,热情总有去处……

  看过轻松随意的《杜拉拉升职记》之后不久,便目睹一场比电影纠结许多的现实职场危机:激烈的吐槽,意欲在制度混乱举步维艰的泥潭里寻求改变,改变不能便辞职的决心,随后深知表达与不表达效果相差无几的自我安慰……现在的80后比70后更容易分析当时当地的顾虑、所处的环境、行动产生的后果,自动规避了过分投入职场的愚忠,因为他们知道有更多可能性,因为他们很可能是改变未来职场游戏规则的内在的“顽童”,享受物质生活又不想放弃精神需求,老徐这回算不算恰好号住了80后的脉?

  顺便一提,电影中的杜拉拉,在徐静蕾的演绎下,轻熟女外表下流露一派小女孩的天真,这暴露了老徐表演的弱点?这说明老徐过于理性?我倒觉得——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本色表演,只不过,十年前是清纯略带娇气,十年后,白羊座行动力和表达力累积赋予的强悍色彩生成强悍娇嗲。从出道时老徐就自知面对表演这回事时自己的理性,理性就是对很多事情不容易那么相信,或许理性的代价是牺牲了一个演技派高手老徐,但却生成了一个跟这世界保持一定距离的杂家老徐——自顾自开心,在电子刊物上发明“摸鱼御免”的上班符咒,热衷于春田花花运动会,把喜欢的题材改造成喜欢的模样,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很多事情悄然改变的时候,老徐还是一如既往地开心着,就像纠结扭曲如被催眠般在职场进行循环往复的无形搏杀的时候,一转头你看到有人一派轻松地玩耍,一时间你会觉得这种没心没肺的欢乐有点找抽,一时间你又会有点羡慕这种摆脱套中人束缚的自由,一时间你还会质疑这种超脱出去的优越感,但最后,你会很高兴很安心——她一直在那里。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