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男伪娘刘著为生活贡献了视觉创新力?

2010年05月07日00:00

来源:华声在线

继去年一位素有中国第一伪娘之称的小伙子樱冢澈,以清新、甜美可人的外表——任何角度看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美女。最近快男到目前为止,最红的选手伪娘刘著,四川音乐学院的学生,当然是个男孩子,却因报名时着烟熏妆,穿蓝色丝袜和高跟鞋而引起关注。快男伪娘刘著之外,2010快男伪娘还不止一个:童童、夏登豪、尚晨等一个比一个妖气、搞怪和女性气息十足,使人感叹不已。

  难道现代多元文化社会要流行“反性”装扮潮流了?还真不要说,既然前几年来,超级女声李宇春和曾轶可的出现就为女性的男性化装扮提供了榜样或者样板,那么男孩子为何就不能反串一下女孩子的角色,秀一把?何况尽管面对女子“哥”的时代和男子“姐”的时代的到来,人们贬大于褒,不理解的甚于理解,可是时代的进步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趋势终究是潮流,任谁也无法阻挡。

  事实上,男女角色反串不仅是一门古老艺术,而且也是一种现代行为艺术,更加是古往今来人们生活之余变换既定生活基态以及角色寻求一种全新活法的表现,用不着我们拼命抵制以及全面否定。比如,我国北方京剧里的男扮女装,南方越剧里的女扮男装等表演形式无不成为中国传统经典艺术剧种里闪亮的代表性行头,前者男扮女装使女子妩媚里显英武,而后者女扮男装使男子英武中露妩媚,它们都以一个个惟妙惟肖的动人反串艺术形象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来给予了广大观众带来了无尽的回味余地。岂是一些常人的“变态”和“哗众取宠”诸如此类评价能够概括其中全部文化内涵以及意义?

  其次评委安妮玫瑰明确表示的:单纯的反串并不是一种艺术。“只有当用艺术的形式来体现反串时,这才能称为一种艺术,就像戏剧中的梅兰芳。”我觉得,这话有些苛刻,现代生活就是一种明朗的态度,也是一种无所不在的艺术,现代人应该把艺术的范畴放远一点,放大一点,度量和胸怀放宽阔一些,我们才能够真正体会到现代生活日新月异以及博大精深的魅力,并且只要人家不妨碍自己的生活,他们她们便有自己的生活自由,我们看不怪或不喜欢并不重要,当然这仅仅局限于人们个人日常生活方面,不过同样在公开的娱乐选秀节目里,我们虽然有表达自己喜好意见的权利,但绝对没有彻底扼杀他们她们男女角色串位--从道德以及法律上一棍子打死的权利。否则人们包括我们自己那样的被强迫生活那就是受罪。

  最后归结到一点:那就是如何看待如今娱乐圈流行的伪娘文化?我以为,改革开放时代赋予了人们个性张扬、自由娱乐和生活的广阔发挥空间,伪娘文化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分支,我们何必要千篇一律地强人所难?要知道,个人生活自由就像言论自由一样宝贵,工作之余尽情释放自己的人性欲望,包括旮旮旯旯儿的另类想法以及尝试,让生活变得更加精彩不是罪过,反而是为单调社会提供一个更加多姿多彩的生活元素,贡献视觉创新力和创造力,这不好吗?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