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江:我们都弄丢了精神故乡

2010年06月02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最近追看的电视有《手机》和《非诚勿扰》,看电视时间空前增长。《手机》开局很好,“王道”组合的演出出现在电视上,质量实在太高。而且《手机》提出的命题其实是对现代人生存状态的一种关注,无论是费墨的装,还是严守一的处处小心,都很累。但是现实和内心的背离这种状态终究会将弦绷断,《手机》表现的其实就是绷断之前的一段状况。我一直期待最后《手机》能够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可惜的是,越到后来《手机》越是陷入一种无法理清的混乱局面,后段的选秀和奶奶的去世,简直是落入炒作和救赎的俗套。高开低走,不仅是《手机》的收视命运,更是《手机》这部戏的质量走向。

  《手机》是一部非常男性主义的电视剧,中年婚姻的危机系于女人,而男人关心更大的世界,事业和事业周围出现的女人。现代女人对于婚姻的处理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于文娟式的沉默自虐,一种是李燕式的泼妇骂街?

  外遇并不是电视剧《手机》所关心的命题,它的野心要比电影更大一些,它只让严守一处于暧昧,费墨止于师生之情,因此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剧情发生了一半,但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们于是失望离去。

  婚姻的信任度和对自我的忠诚可能是《手机》更关心的主题,严守一是张艺谋式深具生存智慧的农村人,费墨是端着知识分子架子在如今的商业大潮中倍感迷茫的代表人物。

  费墨成名后对于严守一存在着一种愧疚感,源于对朋友的一种“背叛”,被内疚感折磨的费墨摇身一变成了“爷们”,甚至对于李燕的膨胀很看不惯。严守一则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你不知道他是哪里出了问题,最后离了婚,主持人工作也下了岗。

  对于奶奶这个人物的处理,由费墨之口道出象征着严守一的“精神故乡”,《手机》似乎一次一次地暗示着“最后的希望在农村”。所以最后给了一个极其煽情的结尾,用奶奶的去世来惊醒严守一,让他开发布会说了一次真话。但这种救赎未免来得太轻松了一点。而且现实,也不是某个亲人的去世就会改变你周遭的环境,如何处世为人,《手机》还是无法给出答案来。相对于开头的精彩,这个结尾实在是无力了许多。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