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泰龙与我们的刺青时代

2010年08月18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韩浩月(作家、评论人)

  8月20日,由史泰龙自编自导、九大国际动作巨星出演的《敢死队》将登陆内地银幕。在《阿凡达》带来视觉革命、解放电影想象力空间之后,在关注人的生存与情感渐成国际电影主流之后,硬汉电影还会流行吗?

  《敢死队》一下带来了九条硬汉,堪称史上阵容最强大的硬汉电影,现在就能听见肌肉撞得砰砰响。这样的电影,也只有史泰龙这个级别的动作明星,能号召同行们聚到一起,在银幕上用枪与炮、血与火做背景,开一场主客均为硬汉的大PARTY,这是一场属于强者的盛宴,胆小懦弱者切勿靠近。

  李连杰、杰森·斯坦森、杜夫·朗格、米基·洛克、泰瑞·克鲁斯、兰迪·库卓、大卫·札亚斯、布鲁斯·威利斯、阿诺·施瓦辛格,哪一个名字,都能唤醒一段我们残酷青春的记忆,那里有我们少年游和想象中的江湖。

  曾出演《洛奇》、《第一滴血》等系列动作大片的史泰龙,今年已有64岁,传言《敢死队》将是他的告别影坛之作,英雄迟暮虽然悲哀,但却是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的命运,可以猜到,史泰龙想用这样一部电影,为自己的银幕打拼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和这部电影中其他几位老硬汉们,在用这样的方式纪念他们的时代、他们的青春以及属于他们的光荣与辉煌。

  观众去看《敢死队》的潜在动力,亦和怀旧情绪撇不掉关系,对于20到40岁这个年龄段的观众来说,动作电影曾贯穿着他们的成长过程,尤其对于录像厅一代人来说,动作明星曾陪伴他们度过无数烟雾缭绕、苦闷无聊的夜晚。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动作明星不是偶像,而是精神伙伴、存在于想象空间的虚拟兄弟。

  于是,《敢死队》制造了这样一个情形:以一道银幕为分割,硬汉们和观众们分别怀念他们的青春和刺青时代。这样的场景,想起来甚是动人。电影情节的好坏似乎不重要了,哪怕整部电影没什么立得住的故事和情节,也一样会得到掌声,这掌声是献给硬汉、献给自己、也是献给过往那些美好时光的。

  在物欲旺盛、精神孱弱的今天,硬汉电影不再那么受欢迎了,这里面有此类电影创新无力、演员阵容后继无人的原因,也有我们主动放弃了面对这个世界保持强硬姿态的原因。这样的背景下,哪怕是《敢死队》来袭,硬汉电影也很难再流行起来了,想到此,内心块垒丛生。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