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造假 我们造神?

2010年08月23日00:00

来源:江门日报

  

  CFP/供图

  重庆缙云山绍龙观住持李一,如今正被广泛质疑。他曾被宣传成养生专家、学问大师,号称有3万名弟子,一时间他走上了神坛变成了“神仙”。现在却被曝光其履历和“神通”多有虚假,且还是多年不执行法院赔付判决的被执行人。更有他的弟子到有关部门举报他涉嫌强奸等不法行为。这颇像是又一个在养生“造神”的高潮中被吹爆的气泡。

  目前,李一已谢绝访客。其弟子称,李一要“闭关”修炼,期间手机关机,不能会客,不能说话,“出关”时间不好说,几个月或更久都有可能。而今,李一倒了,但普罗大众的神仙崇拜倒了吗?

  李一深陷“造假门”

  1、履历造假:

  李一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曾经营杂技,获道籍仅4年。

  2、用电疗癌遭疑

  李一:“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为癌症病人治疗了,都是非常有效果的……到现在,我们的诊断,治疗,几乎都借助电的力量……”。

  3、水下憋气两小时惹造假

  水下憋气完整版的视频曝光,大家才发现原来当时他是生存在“水中夹层”里面,其实那里根本没水。

  网民热议

  网民“郑州”:道亦有“盗”。

  网民“徐柏请”:昨天出了张悟本,吃出来的病,吃进去,一天吃30多公斤的绿豆,能治百病。今天,出了个李一活神仙。闭气2小时多在水中生存,脚后跟会呼吸,弟子有3万人。明天会出个王五,天上会飞的人,比火箭快。后天又出个赵六,地下会走的,比土行孙快3倍。我看是出不完的,因为中国奇人多,有特异功能的人太多了,因为中国人的智慧多之又多啊!你不得不信。

  网民“szyyz”:与金钱挂勾的学问,不是真学问;凡与金钱为生意的学问人,不是真学问人。金钱是物质,物质至上者,必定蒙闭心性,蒙闭心性者,必定没有智慧,只是术罢了。

  网民“盲三公”:李一若有真本事,为什么要靠戴眼镜才看得清?太上老君这么老了还不戴眼镜呢!大家见过戴眼镜的神仙吗?

  专家怎样看“李一”

  李一容易俘虏意志薄弱的受众

  胥荣东(养生专家)

  民间神秘主义源自于受众的迷信。什么是“迷信”?因为你不了解而过度相信,甚至于产生依赖感;就如科学、就如中医理论,人都可能迷信。所谓的“大师”,这个称号是一种难以衡量的东西。大师又不是一种职称,它根本不能在现实层面保障一个人的专业能力。

  李一道长和养生两者的关系被符号化了。老百姓对于养生是很好奇的,但绝大多数的人并不完全了解养生究竟是什么。老百姓会想,找个大师很省事啊,有个人天天吩咐自己吃吃药、站站桩,多省心啊!这就是一种依赖心理。而李一的养生术,在某种程度上有强烈的心理暗示,这很容易俘虏意志薄弱的受众。

  李一的养生术是巫术

  欧阳肃通(宗教社会学家)

  李一道长的养生术,严格来说不算宗教,而是巫术。从宗教学理论上来区分这两者,马林诺夫斯基(费孝通的老师,著名人类学家)说过,和巫术相比,宗教是具有终极性、伦理性追求的;而巫术则相反,它只是技术性的东西。巫术在某种程度上和科学类似,是注重应用的,它们的类似之处在于两者的思维模式都是掌握了某种技能之后,就可以改变世界。

  道家本身也是讲究养生的。但就其精神内核而言,它常被人误解和误传。古代原始的道教会着重于炼丹、炼药这样的实际操作,但发展到后来,会更倾向于精神上的修炼,类似佛教中的禅;我们称这个为“灵修”。而作为一个严肃的道长,绝对是注重“灵修”的。

  真正的道士绝不会自诩道士

  孟至岭道长(中国道教协会副秘书长)

  庄子的养生之道实为道教自度、修身教化的一部分,庄子讲的也并不只是身体层面的,而重在主宰生命的灵主。故养生修道重在顺应自然,忘却情感,不为外物所滞。像庄子所阐述的真正的养生理念,以及诸如吐纳、服气、导引这些养生术亦不是普通人容易做到的。

  然而演变到现在,“养生”一词的精髓早已被剥离,徒留表层,甚至已经异化。对于这样的养生术和养生班,根本不是道教。

  老子言上德不德,下德不失德。真正的道士绝对不会自诩道士,更不会去忽悠。因为这本身与道家追求至真至善的精髓相违背。但是这种术士之所以能有市场,除了他们自身的忽悠本领,更来源于有人相信。正因为有人相信,所以才出现骗人的市场,如果没有人相信就没有骗人的市场了。

  怎样杜绝“李一”的再出现

  出版社——

  出版养生书籍要把关

  孔令宏(道教文化研究学者)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有较大提高,温饱问题已基本解决。这样,大家有了钱,都追求健康长寿,所以开始讲究养生。尤其是在城市里边,工作节奏很快,压力大,亚健康的人多,在这种情况下养生变得非常必要。

  对此,孔令宏建议,政府要从养生这方面,把古代以来的养生技巧、方法通过专家的总结、归纳、概括形成一个比较严谨的学术性的东西。现在养生学鱼目混珠的较多,在出版养生书籍时,建议出版社首先要把关,把学术质量关。

  媒体——

  新闻报道应避免跟风

  展江(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

  无论是张悟本还是李一,媒体都不应该跟风。新闻报道应尊重事实发生的显著性、重大性,要有素材,有价值。如果把一个人当作一个故事来写,得尊重事实,平衡报道。不要动不动就打死,不要把道德问题和法律问题混合在一起。要淡化传统道德的作用,不要动不动就用好坏标签贴。

  像张悟本、李一,包括郭德纲等人,如果有违法行为就用法律处理。在社会的各种乱象中,还是得用法律回归,而不要用道德规范。

  市民——

  国民要提高科学素养

  方舟子(专栏科普作家)

  李一号称有3万弟子,不管这些弟子是真是假,但是他们多多少少都在替他鼓吹。所以这也涉及了营销的问题。这些名人弟子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在帮李一赚钱,给他做广告,这算是李一比较成功的营销模式。一些名人的科学素养未必就比一般人高。相信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属于受骗者,他们缺乏怀疑精神。

  李一有他的本领,比如能说会道,比较会表演;然后能够抓住这些人心里的欲望,包括养生、长寿这种心态;包括像信仰哲学,道家,追求道几乎成为一种时髦;另外李一会让人感觉他很国学。同时,李一还有他的特点,他充分利用了媒体,利用了这些名人口口相传的传播。他传播的速度非常快,很快从一下子没多少人知道,变成一个媒体的明星。

  李一虽然倒掉了,但其他的人还在。现在很多人都在办那种辟谷疗养,人倒掉了,但是他的土壤还在,有一些跟他类似的“大师”也继续在招摇,虽然他们的名气没有他那么大。以后还是有可能再出现类似李一的人物,所以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根除这个土壤。但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事情,并不是短期可以做到的。关键还是在提高整个国民的科学素养上,让科学理性变成社会主流。而且媒体也不要成为这些骗人的工具。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