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在消费“李一”牌神仙?

2010年08月23日00:00

来源:南方网

  

  作者:涂建敏

  “中国最大媒体”樊导昨日的新浪博客内,正写到高潮处的《拯救灵魂计划》已被悄然悉数删除。内中描述的小学未毕业的中年农家妇女“章老师”有“通灵”异功,看上去更像是李一的化身与延续,但情节似乎更为荒涎与不经。现时代,谁的灵魂需要拯救,当拯救的究竟该是怎样的灵魂?樊导的创作计划虽告流产,标题倒是给世人留下了另一个课题。

  自8月5日《南方周末》首发质疑报道《李一“成仙”》后,唾沫星子汇成的浩浩洪灾,将这个原本就不是神仙的道人李一直接在神坛上冲垮。只不过,清扫“一地鸡毛”,我们或许不得不面对“自己打自己耳光”的不堪现实:成仙也好,毁仙也罢,都只是我们内心间的一厢情愿。对道人李一的人民战争,充其量也就是为自身的消费尊严而战。真正的始作俑者李一早已遁身而去。

  李一“成仙”的过程,其实就是被消费的过程。当中,“中国最大媒体”的著名樊导是他的一个最重要的消费者。只不过,善于感动中国的樊女士,并不以消费过程完成而终结,反而就此发现品牌策划商机,趁势包装贩卖,诱导更多的消费者进入。樊导的造神经历,让人想起当年的一本《发现黄帝内经》,想起至今在牢狱中的神医胡万林,当然也让人想起另一名充满非议的作者柯云路。

  “神仙”李一的主流消费群体乃是那些成功的商人、传媒工作者、影视明星乃至学者等社会名流。他们具备超常的购买力,或可视为中国的精英阶层。随着李一的倒塌,从中显示出来的国之精英阶层内心中的惶恐、对外界的虚幻的认同,在竞争中充满巧取豪夺的挤压所导致的内心极度的不确定,才是李一案的关键节点。他们需要信仰而又往往缺乏信仰,需要定力而又往往缺乏定力,于是,李一被快速培养成仙,成为想要的消费品,又速遭摧毁。由这个阶层折射出来的整个公众社会普示的焦虑感,能够观照到更多的现实。

  对应在这样一个节点上,“未得到”和“怕失去”就成了对应两个社会分层所表现出来的共有焦虑,成为隐涵在了“养生”表象下的深刻语境。

  另一个关于宗教的话题以笔者之力远难以破题。以学者许倬云的观点来看,中国思想发展史上,整合了孔孟荀诸大家的基本理念看上去缜密的儒家思想,仍难填补内部信仰的空隙。汉代外来佛教及复生的道家思想,遂快速填入。经过南北朝时期的调适、隋唐时期的消化,正统儒家与挑战的佛道终于融铸为理学的儒家。然而,经过当代的断裂层后,内在的挑战体系又逐渐生发出新起的空隙。该怎样来填补,是一个更深层次的话题。

  李一以四年的短暂“道龄”而荣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或与宗教无涉,只是再次地显示了此类“体制内”协会的不靠谱。这在无意间也指向了“李一”类生存的另一片土壤,沽名钓誉所带来的喧嚣浮华让民间的《卖拐》每日在主流层面真实地上演。

  “李一”走了,“章老师”出师未捷身先死,那么,下一个“神仙”消费品,还有谁?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