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老了吗?他们在哪里啊?

2010年08月31日00:00

来源:东方今报

  听到回应后,何勇一跃而起的模样仍跟当年一样,但他发福的身材已不像当年那样灵巧,也没了当年抬高下巴所显出的少年嚣张。

  我们无数次回味1994年香港红磡体育馆的那场“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因为中国摇滚的经典太少,我们无数次的无精打采,因为没有可以让人振奋的声音,还好有这场演唱会。

  这场演唱会不但是摇滚老炮们怒吼的舞台,也是歌迷对当年记忆的怀旧时刻。所以当那些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出现时,我们不可避免地在脑海中闪现出当年的场景。 □今报记者 吴婧

  发福的何勇不再嚣张

  观众是多么希望“魔岩三杰”能够齐聚,所以大屏幕上闪过“黑豹”的画面时,台下就有人尖叫“窦唯”的名字。但就像他在1994年曾说过的“追逐梦想的人都活在自己的梦中”,还没从梦中醒来的他,也许不再喜欢这样的表演方式了。

  还好何勇的及时出现转移了观众的遗憾情绪。标志性的海魂衫、白球鞋,何勇踏着节拍、弹着吉他就上场了:“姑娘!”已经在尖叫的观众齐声喊:“漂亮!”站定后,他对着台下大喊:“北京的姑娘,你们漂亮吗?”台下观众热血沸腾。他说:“你们来了吗?”听到回应后,他一跃而起的模样仍跟当年一样,但他发福的身材已不像当年那样灵巧,也没了当年抬高下巴所显出的少年嚣张。

  黑暗的舞台上,忽明忽灭的灯光中现出戴着白色头巾、穿着黑色上衣的朴树,年轻女观众尖叫起来。依旧是印象里面的少年,依旧是那样令人感动的声音,《傲慢的上校》、《生如夏花》让大家仿佛又看到了六年前的朴树。“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撕裂般唱着这些如诗一般歌词的许巍不是年青一代熟悉的样子,却击中了许多老摇滚迷的心,因为这是他们心中最初那个“最摇滚”的许巍。

  老崔压轴邀姑娘上台

  张楚依然瘦削得让人心疼,演唱时的神情依然腼腆,只是大屏幕中他的眼神已少了当年那种惶恐与不安。还是那张娃娃脸,但岁月流过,他的鬓边也隐约有了白发。

  当屏幕上出现“Beyond”字样时,现场尖叫连连,但伤感还在延续,因为屏幕上闪过的是黄家驹的面庞,《不再犹豫》后的《光辉岁月》中,大家跟着黄家强唱“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时忍不住再次洒泪。

  老崔依然很“愤”,唱完《不再掩饰》后他说:“中国摇滚从24年前起就不再掩饰。”这首属于《一无所有》专辑的作品是真正意义上的老歌,但在很多人听来与新歌无异。

  让人意外的是,在演唱时老崔还邀请现场女观众:“方便的女士们,上来跳舞,这个舞台再上来14个姑娘还是可以的。”于是台上台下成了狂欢的PARTY。

  唱完两首歌后,崔健利索地跟观众说了再见。直至现场灯光亮起,有三个穿着海魂衫的年轻小伙子还站在原地久久不肯离去:“有好多歌还没唱呢!”他们还想听到《一无所有》、《梦回唐朝》……

  ■ 旁观者说

  阿丁(作家,资深媒体人):

  张楚唱起《姐姐》的时候,我发现身边的很多人都哭了,流泪的人里不乏爷们儿。我不知道他们的眼泪是为什么而流,是为VCR里张楚那张老脸还是为张楚他 “姐姐”的命运?我只知道,“姐姐”永远是一种让乖戾男孩沉静下来的生物,质地温暖而柔软,不因岁月迁延和体积变化而改变,哪怕“姐姐”已长成桶状。

  马戎戎 (《三联生活周刊》主任记者):

  票价不菲,出场费不低。上世纪90年代那些成为文化标志的人物在这个晚上证实了他们的商业价值,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人在这个晚上回顾青春,用剩余的热血和台上的人放声高歌,重温当年对爱、对未来、对自由的渴盼和向往。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