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2010年08月31日00:00

来源:东方今报

  “如果想靠它赚钱,气场就不对了。我希望能把郑州人的音乐素养慢慢提高一些,还打算等郑州的市场培育成熟,在郑州 办 音 乐节。”

  摇滚乐在中国从无到有,至今正好三十年,当年它的出现影响了无数年轻人,很多人因为摇滚,改变了生活轨迹。虽然有人如今已从年少轻狂中回归平淡生活,但还有很多人仍执著地追逐着当初的音乐梦想,也许换了一种方式,却从未改变过。而我们在回望他们曾经的“光辉岁月”时,不可避免地要回望中国摇滚这三十年。 □今报记者 吴婧

  【讲述人】

  沈毅:34岁,郑州7LIVEHOUSE酒吧老板,喜欢许巍、麦田守望者

  韩路:30岁,曾是郑州本地乐队主唱,喜欢涅磐、无聊军队

  【上世纪80年代】

  开中国摇滚先河

  关于中国摇滚的起源,目前得到基本公认的说法是:1986年 “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纪念专辑里收录了崔健的《一无所有》和《不是我不明白》。

  被“最后一枪”击中胸膛

  记不清是哪一年,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末,十几岁的沈毅听到了崔健嘶哑着嗓子唱的《一无所有》,脱不了“小虎队”温情包围的他,一下子被惊诧了,“原来歌还能这么唱!”

  带着惊诧,他就钻进这种音乐里去了,玩命地听这种东西,找这种资料,跟着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进入了崔健的摇滚时代。他最爱《最后一枪》,会跟着唱“一颗流弹打中我胸膛,刹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

  后来,崔健来新乡开演唱会,他去现场了。震撼!他说那是听无数次卡带不能带给你的感觉。“这跟平时电视上看的演唱形式完全不一样。”时间距离现在有好多年了,具体情节已记不清,但那种浑身起鸡皮疙瘩,全身畅快淋漓的感觉,他一辈子不会忘。

  【上世纪90年代】

  魔岩三杰红磡传说

  1990年,台湾滚石旗下魔岩唱片进驻内地,先后签下唐朝、张楚、窦唯,何勇则“拿着两把斧头”去找已经签约的大地唱片老板刘卓辉,转而投奔魔岩。

  摇滚为我打开另一扇窗

  上世纪90年代初,上小学六年级的韩路听到了《梦回唐朝》。

  当时听这个只是觉得很酷,仿佛跟其他男生不一样了。长大后,发现“菊花、古剑和酒,被咖啡泡入喧嚣的庭院……”这词写得真漂亮!

  进入初中他开始狂扫“打口带”,但真正喜欢上摇滚是在高中时,当听到涅磐乐队的音乐后,他从最初什么风格都听终于确定自己喜欢的风格。他发现原来歌曲不仅是情与爱的表达。“仿佛是给我打开了另一扇窗!”那时也开始了他的叛逆期。

  “这是我人生重要的转折点,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虚假的。”他坦言,如果那个时候思想不成熟,很容易就迷失了,“有人说摇滚可怕,是毒药,也不无道理。”

  【21世纪】

  摇滚只是消费手段

  在老一辈们还为 “谁到底该不该划入摇滚阵营”而争执不休时,今天的青年已经不会为了等一张摇滚演唱会门票而在风雪天伫立许久,因为熟练运用互联网而拥有更大视野的他们更懂得怎么找乐子。

  摇滚乐市场逐渐细化。年轻人对摇滚乐的理解不再像以往那样大一统,各类音乐更多的是消费和交友的方式。

  换一种方式继续摇滚

  从北京回来后,沈毅组建了一个乐队,他是主唱,但跟韩路碰到的问题一样,演出机会少得可怜。这个乐队存在三四年后慢慢解散了。虽说乐队解散,但对摇滚始终割舍不下。“跟几个朋友聊,发现成都、武汉、西安都有LIVE HOUSE,郑州却没有。”2008年10月,他与朋友投资的7 LIVE HOUSE正式运营。

  正因为“太纯粹”,所以它并不赚钱,在通信行业工作的他,几乎把工资都贴进去了。“如果想靠它赚钱,气场就不对了。我希望能把郑州人的音乐素养慢慢提高一些,还打算等郑州的市场培育成熟,在郑州办音乐节。”

  虽然他坦言已不再写歌,很久不摸琴了,但不久前他去北京看到喜欢的“麦田守望者”,而立之年的他跟着从头蹦到尾。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