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爽了没?爽了,但没看懂

2010年09月01日00:00

来源:东方今报

  这电影真挑战人的智商,稍不留神就看不懂了。看电影前,我还专门做了一些功课,最后发现根本没用,还是看得脑袋发蒙……不过这部影片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有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昨天下午,郑州奥斯卡升龙国际影城迂回的走廊里,不时能看到有人一路小跑冲向洗手间,或者有人梦游般摇晃前行。这一天,由河南奥斯卡院线组织的《盗梦空间》看片会在这里举行,这部好莱坞巨制,就像一剂催眠药,在青天白日,时而将观众带入难以理清的梦境之中,时而又让观众步入残酷的现实…… □今报记者 陶辉

  ■评审意见

  自始至终,都在梦中

  “两个多小时,就像做了一场梦!”这是今报电影评审团所有人都有的感受。“可能是入‘梦’太深,都有点走火入魔了!”影迷崔一凡说,“这电影太牛了,没法形容。”

  电影一开始,现实与梦境镜头的快速切换,就让观众摸不着头脑。经过一段时间的铺垫,观众终于理清了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但所有人没有想到,正是在这个梦醒时分,真正的“梦”才刚刚开始。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科布,为了拯救自己,与“盗梦团队”的成员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他们不但要将“目标”费舍尔带入梦境中,还要带入“梦中梦”和“梦中梦中梦”,最后甚至到了第四层梦境中。现实与四个梦境的相互切换,让全场观众都迅速“入梦”,也让他们迅速发蒙。

  “可能是看得太专注了,当时就真的像做梦一样!”今报评审团成员巴云腾表示,“电影放完,还没回过神来。”

  除了有做梦的感觉之外,环环相扣的剧情让观众稍不留神,就会陷入迷茫之中。今报评审团成员崔一凡笑着说:“中间实在憋不住了,所以才一路小跑去了洗手间。走到影院走廊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像在梦境中一般,真的有走火入魔的感觉。”

  有人爽了,有人蒙了

  两个多小时后,灯光再度亮起,但仍然有很多观众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这部影片让他们模糊了现实与梦境的界限,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当影片最后定格在一个转个不停的陀螺上时,影院中一片惊呼:“难道还有梦中梦吗?”

  “那种‘梦中梦’的感觉,简直太棒了!”巴云腾表示,“哪里是现实?哪里又是梦境?这会让我联想到很多东西,梦和现实都是由人创造的,但人总会在这两者之间迷失。”“影片中‘梦中梦’的设计,让人意想不到。”影迷魏琦说,“每一个梦境几乎都出乎意料!”

  有少数人看爽了,但大多数人都看蒙了。“你看懂了没?”这是电影结束后很多人都问的问题,而点头称是的人并不多。“这电影真挑战人的智商,稍不留神就看不懂了。看电影前,我还专门做了一些功课,最后发现根本没用,还是看得脑袋发蒙。”影迷刘爽挠着头说,“不过这部影片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有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高度评价,堪称丰碑

  虽然很多人看完仍处于发蒙之中,但仔细回味顿悟之后,便觉经典。“非常棒,我感觉这是科幻片中最经典的一部。”巴云腾评价说,“主要是剧情好,电影刚结束时,还有点不懂,但后来回味了一下,就通了。我会推荐朋友都去看这部电影。”

  今报评审团成员王书玲表示:“我感觉这部电影的每一个画面都很震撼。”而魏琦的评价更高:“我觉得比《阿凡达》还要震撼一些,和《黑客帝国》差不多。但从电影技术方面来说,《盗梦空间》比《黑客帝国》还要好一点。除了导演构造的‘梦中梦’,我感觉影片中的感情戏也非常好。”

  “我觉得这部影片绝对是丰碑式的影片。”影迷冯然说,“就像之前的《黑客帝国》一样,绝对值得看第二遍、第三遍,甚至值得去研究!”

  ■小记看片

  哪个是现实?未可知

  从题材与概念上来说,《盗梦空间》并不新鲜抑或是超前。但让人入迷的是,在导演设计的一套科学理论中设置了多种游戏规则,并把梦境体验与现实世界的隐秘结构打通,中间插入几位主人公的“心魔”历程则让这个冰冷的游戏多了一些人情味。

  当然,我是爱好大团圆的,当然就认定两个男人自杀或互杀后,从梦中回到现实了。于是回来在公交车上,我没有一丝纠结地就在车上睡着了。而且还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开枪,然后我就从梦中惊醒。

  醒后发现车到站了,我就这样昏昏沉沉地下车。突然有一丝疑惑:谁能确定我现在不是在梦中呢?导演的那套对命运以及存在感的哲学概念,竟不小心也“植入”了我的意识。但随即就想开了: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梦境,不过都是自身潜意识的终极投射与渴望罢了。

  如果是这样,在梦里又有什么不好,反正我也没有那个“陀螺”来判断。 吴婧

  走不出的迷宫

  我曾以为,《敢死队》的那帮老家伙,将是对这个夏天最大的救赎。但当昨天下午走出电影院后,我承认我错了!《盗梦空间》不但是这个夏天的救赎,也会成为世界电影史上的一个经典。“大神”诺兰的想象力,无与伦比,空前而且绝后!他将关于梦的电影拍到了极致。

  我们从未感觉到梦与现实是如此纠缠不清,以至于让人无法分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诺兰说,梦就是现实,现实就是梦,他为我们设计了一个无法走出的“迷宫”,直至影片最后,科布回到家中,开心地拥抱儿女时,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现实,但诺兰让那个陀螺转个不停,于是我们又回到了迷惑之中: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到底是庄公化蝶,还是蝶化庄公?

  这部影片在技术上处于世界顶尖的高度,但无与伦比的剧情和故事架构,让人几乎忽略了技术因素,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科幻片,在世界电影史上,也是凤毛麟角。这部影片让我感叹的还在于:我们落后的不仅仅是电影技术。 陶辉

  ■外媒点评

  《好莱坞报道者》:一次令人信服的穿越梦境之旅,错综复杂又极有乐趣。

  《纽约》:我要向这个梦投降,我不想独自留在冷风中,但我真的不明白,这么多人为之倾倒的是什么?

  《OK!》:正如所料,我的思想被震得七零八落,仍然不知道为的什么,这就是影片的惊人所在。

  《多伦多明星报》:影片一开始让我发冷,但现在发现再也无法把它从头脑中驱除,这正是影片的要义所在。

  《费城周刊》:一部充满有趣想法和令人眼花缭乱特效的影片,但是很像 《暗夜骑士》,其志在必得的野心变得有点像苦差事。

  SkyMovies:一部模仿《暗夜骑士》的大胆影片,里面的某些情节复杂得难以置信,但导演诺兰可以松口气,它就像一场梦境。

  《西雅图时报》:长达两个半小时却没有冗长的感觉,一部难得的影片,值得再看一遍。

  《纽约影评》:看得人心潮澎湃,但影片中心却有空洞之处。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