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陈坤一个“特殊贡献”奖

2010年10月20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吴菲(主持人,娱评人)10月16日的“百花”颁奖夜,实在该再给陈坤一个“特殊贡献”奖。首先,他搭救了媒体——和两年前李冰冰获封百花影后一样,陈坤获得百花影帝终于让无料可写的记者有了一点可写之处。

  同时,陈坤贡献了当晚最大的“八卦”猛料——当奖杯在手全场静待感言时,他倾身向前:“感谢我8岁的儿子。今天,你应该很高兴吧?!”态度主动,字字清晰。台上台下均措手不及,表情相当丰富。场面劲爆,还温馨。

  这一回,陈坤干得漂亮,无论业界成绩还是做人。虽然个人认为,他其实更应该入主的是“最佳男配”——自从有了《建国大业》中心事重重又不乏杀伐之气的“蒋经国”,多少人再看到他甜笑示人都开始觉得有点可惜,“还用走回头路去肤浅地‘偶像’吗,陈坤已经不必了吧”?

  不过,金鸡百花的奖嘛……尤其这些年走过来,已经少有人觉得还有什么去跟它计较的必要了。

  前阵儿热《盗梦空间》,去电影院看了两遍,最大的感慨来自演阿瑟的约瑟夫·高登-莱维特——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那张脸像极了风头最劲时候的贾宏声。他刚29岁,他之前的经历也像贾宏声,演很多独立小片子。只是他能在2009年因为《莎莫的500天》拿到金球奖音乐喜剧电影类最佳男主角提名,接下来就被克里斯托弗·诺兰发掘到《盗梦空间》里,将身手最靓的阿瑟演绎得臻于化境。

  贾宏声呢?“这是一个二流的时代,它是不可能产生一流作品的,我个人认为中国文化现在是在探底。”宁浩这句话近来正被传诵。不愿跟着这个时代走,精神和状态坚持要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贾宏声就只能寂灭、只能陨落、只能死。

  在今天的中国,当演员不易(当明星那是另外一回事)。投资方第一考虑的是,哪些脸能吸引来票房;而导演,从第五代一拍电影开始,“演员即工具”就是他们的信条。即使落到他们手里的是刘德华、金城武,圈里人讲话,“也不会被真当个偶像来供着使”。于是刘德华在徐克的《通天帝国》里多少还能有些气质,到了张艺谋《十面埋伏》里就只能是笑柄。

  所以,在这个“最坏的时代”,做演员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当然了,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至少如此公众人物如陈坤者,尚可在领奖台上坦然向他的儿子致意,同时保有对诸如“儿子的母亲是谁”这类个人私隐缄默的自由。李银河刚刚在博客里带领大家回顾了1983年的“严打”,那一年,“电影演员迟志强,因为与人发生双方自愿的性行为而被判刑4年”,那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案例。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