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夕阳之歌,我们的青春碎片

2010年11月09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少年时看电影,最喜欢的是《英雄本色》,三部曲又最爱《夕阳之歌》,就为这个伤感的名字,以及梅艳芳唱的主题歌。因为悲剧更能打动一颗青春期的心。前几日,在KTV又唱起《夕阳之歌》,依然听者动容,歌者惊心。我现在要讲述的,正是英雄们的夕阳之歌。

  米高梅破产了,那头狮子终于不再低吼。当然别的好莱坞电影公司破产,也都会让我陷入怀旧吧,他们都和我在青春期的电影院里遇见过。平生最爱的动画片《猫和老鼠》来自米高梅,还有《乱世佳人》、《007》系列。《魂断蓝桥》里的台词,“我们现在离开,还是等待下一次空袭”?至今还经常想起来。现在它真的要离开了,美国电影还未衰老,它却先踏着夕阳归去。

  好在对于美国人来说,破产乃兵家常事,通用还破产保护了呢,米高梅的品牌也许会消失,也许会卷土重来,但那些天堂般美好的电影,会一直陪着人们度过黑夜。

  如果找一个我们自己的米高梅,那就是滚石。这个月底,“快乐天堂滚石30演唱会”要在台北开唱。这个“滚石同学会”还分成八个“班级”,作为一个70后、泛80,我脑海里浮现的任何一个台湾歌手,可能都是滚石的人。他不是在滚石,就是在滚石里曾经混过。这个聚会又让我想起他们,而想起之后才发现,我忘记滚石已经很久了。

  滚石对于我们的意义,远远超过了一家唱片公司,它是我们的一段青春,它是一盘经常卡带的小小磁带,从对岸蹈海而来。那时我们还读余光中,读三毛,读席慕容,他们都是滚石范儿,共同组成了我们关于青春的记忆碎片。

  电影方兴未艾,流行音乐却早开始了凋零。一个美好的行当唱起了夕阳之歌,只能靠回忆来相互取暖了。嘴里唱着《出发》,但怎么听都像《再见》,天上吼着怒放,脸上却写满了枯萎。滚石这场三十年老同学聚会,努力在夕阳中唱欢乐的歌,却陈列着伤感的背景板。

  当地球变成了木乃伊,有一个人也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老了。每次看着崔健在台上上气不接下气,我都在心里致敬一下,老家伙真比所有人都年轻。崔健一直很粗粝,很让这世道不舒服,所以,当他说年底要跟交响乐跨界摇滚一次,我在心里吃了一惊,辉煌的交响乐,殿堂般的音乐厅,新年音乐会,会让崔健的样子顺眼起来吗?夕阳中的老人总是很慈祥,但这可是一个绝不媚俗的老家伙,很多人想把他抬上神龛,他选择在舞台上气喘吁吁地当人,这一次他怎么从了呢?但我对崔健永远有足够的信心,你有你的欢乐颂歌,我有我的一无所有,谁改造谁还不一定呢!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