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戏曲恋上电视

2010年11月23日00:00

来源:东方今报

  

  11月21日晚,第七届中国戏曲“兰花奖”的颁奖盛典在河南电视台盛大举行。作为开奖嘉宾,小香玉顶着一个“浮云”式的爆炸发型,搀扶着豫剧大家马金凤出场。看到她的发型,主持人白燕升开玩笑:“这个发型真疯狂!”

  这种前卫的造型出现在与戏曲相关的颁奖典礼,看似有些不合适,仿佛戏曲就应该是严肃的、不苟言笑的,但观念应该更改了。就像福建海峡电视台制作人吕舜玲所说,戏曲从来都是时代艺术,不与时尚脱节的。但从几何时,戏曲演化成了传统艺术?好像就是在电视出现的这几十年。

  电视要与戏曲联姻是毋庸置疑的,但如何找到最合适的嫁接点?这次盛典的获奖节目应该有不少值得学习的地方。在吕舜玲看来,戏曲的美是完全可以通过包装让人感知的。

  所以,戏曲“碎片化”后拆开来,完全能适合电视这种快节奏。创新思路完全打开,才能让戏曲在主流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也许有一天,不知道戏曲知识则成为老土,会唱经典戏曲段子,则会“很潮”,谁知道呢! 记者 吴婧

  戏曲打不过电视 不如和它交朋友

  “几亿观众都看电视去了,都不去剧院看我们表演了。当时想着干脆跟电视干一架,但电视已成为生活方式之一,打不过,与其对着干,不如交朋友。” ——黄梅戏名家 马兰

  21日晚,河南电视台《梨园春》迎来了第七届中国戏曲“兰花奖”的颁奖盛典。当晚除了全国数十家电视台到场外,戏曲界、文化界的名家悉数莅临,颁奖晚会群星云集。

  兰花奖落户后,将为河南的电视戏曲节目带来哪些新契机?电视对于戏曲的传承和发展,到底有哪些作用?业内专家和戏曲艺术家对此进行了分析解剖。

  □今报记者 吴婧/文 邱琦/图

  “兰花奖”大牌云集,颁出79项大奖

  而“兰花奖”落户河南,对于河南电视戏曲节目的发展,将是一个很好的促进。

  本届“兰花奖”由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河南电视台主办,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河南电视台《梨园春》承办,共颁出79项大奖。河南电视台制作的晚会《兰花赋——第六届电视戏曲兰花奖颁奖盛典》,获得唯一的晚会类特等奖。《梨园春》制片人蒋愈红获得优秀制片人奖。

  当晚的颁奖晚会群星云集,戏曲名家陈少云、马兰、小香玉、冯玉萍、杨俊、杜镇杰、张慧芳、舒锦霞等参加了盛典。当晚的开奖嘉宾也多是“大腕”级人物。特别是89岁的马金凤在小香玉的搀扶下走上舞台时,感动了全场,还有80岁的阎肃,中气十足的发言引来阵阵掌声。

  而“兰花奖”落户河南,对于河南电视戏曲节目的发展,将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河南电视台文艺部副主任、《梨园春》栏目制作人、总导演蒋愈红:“‘兰花奖’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

  电视为戏曲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传播平台

  戏曲是舞台艺术,如果只通过剧场表演这个途径传播,受众面十分有限,而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听众,都请到剧院看戏,不太可能,电视则可以让这个表演同时转给几亿人观看。

  电视与戏曲的结合,用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王录的话来讲,早在1958年,电视台开播时就有了。“但那时形式比较单一,多是放一些整台的大戏。”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一些专门的戏曲栏目,中央电视台和许多省级电视台都纷纷设立了这样一些专门的戏曲栏目。“电视技术的发展,也为戏剧艺术的传播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他说,戏曲是舞台艺术,如果只通过剧场表演这个途径传播,受众面十分有限,而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听众,都请到剧院看戏,不太可能,电视则可以让这个表演同时转给几亿人观看。

  自从有了电视这种传播媒体,戏曲的形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打破了单纯小剧场的形式,更注重舞美造型,增加了观赏性,这无疑也扩大了戏曲的传播范围。“电视也能帮助戏曲艺术往国外推广、走出国门。”在他看来,如果仅靠剧团到国外演出来传播,远远不够,而如果通过电视转播,那么在海外的传播力度就会增大。“一些不了解戏曲的人,通过电视对它产生想了解的欲望,也会吸引他们走进剧场去看。”

  电视在地方戏曲的保护方面起很重要的作用

  一些剧种或者一些老艺术家的表演,都可以通过电视纪录片的形式把它们保存下来。

  黄梅戏名家马兰,早在1988年就因主演电视剧《严凤英》,荣获中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谈到电视与戏曲的结合,她坦言最初“很气电视”:“几亿观众都看电视去了,都不去剧院看我们表演了。”

  她笑说,当时想着干脆跟电视干一架,但电视已成为生活方式之一,“打不过,与其对着干,不如交朋友。”如今,全世界的人都开始关注东方文化,而通过戏曲是最好的了解方式之一。马兰说,戏曲已成为电视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电视又为戏曲插上了翅膀。

  而在地方戏曲的发展和保护方面,电视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一些地方戏,尤其是那些传播范围相对较小的地方剧种,面临的困难比较大。”王录说,一些剧种或者一些老艺术家的表演,都可以通过电视纪录片的形式把它们保存下来。“我们原来也有打算,作一个系列的纪录片,把这些宝贵的文化通过音像留下来。”

  但真正做起来也不是特别容易,因为需要戏剧界的支持,电视台愿给时段播出,还牵涉到庞大的资金问题,“我相信,真正做到精致做到好,观众也是有的。”

  电视技术,能帮观众更好地理解戏剧魅力

  舞台艺术是全景式的,而通过电视二度创作后,能突出重点,帮助观众领略戏曲的重点和魅力。比如,通过近景或特写,来突出人物的面部表情,以及一些细节,帮助观众更好地观看戏曲。

  飞速发展的电视技术,也为戏剧的传播助了一臂之力。对此,著名的越剧表演艺术家舒锦霞深有体会。早在1995年,她就开始拍摄“戏曲MTV”,把MTV形式用在越剧上。在中国越剧界首创用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讲述越剧经典故事《焚稿》,一举捧回了1995年中国第七届音乐电视金奖。“那个5分钟的MTV一播出,全国各地很多名家都打来电话了,说节目真不错。”她笑言,表演20多年了,还不及这5分钟的传播力度大!正因为如此,她认为,电视这个平台是戏曲应该全力争取的一个重要阵地,“如果不行动,就会被挤出主流市场”。

  对于电视与戏曲的“联姻”,王录多次强调这是双赢的。“舞台艺术是全景式的,而通过电视二度创作后,能突出重点,帮助观众领略戏曲的重点和魅力。”比如,通过近景或特写,来突出人物的面部表情,以及一些细节,帮助观众更好地观看戏曲。

  戏曲虽非朝阳 贴近百姓就有生命力

  “无论男女老幼,一唱起那句‘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就开始流眼泪,那是真正的直抒胸臆,发自内心的爱。这就是戏曲在河南的生命力。”

  ——著名剧作家 阎肃

  河南电视台先后主办过四届 “兰花奖”颁奖晚会,从2009年开始,“兰花奖”的评选及颁奖活动落户河南,成为河南电视台与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共同主办的全国范围内的电视大奖。天南海北的电视戏曲人聚在一起,共同探讨电视戏曲节目的现状,为进一步发展分析原因,找寻出路。

  □今报记者 毛韶华/文 邱琦/图

  整体弱势下仍有强者

  电视戏曲节目在电视节目中是弱项,无论在播出时间、状况安排上还是在经费、人力投入上相较其他电视节目都不占优势。而且行业内状况也不平衡,有的节目收视率高,同时经济效益也很可观,有的则不景气,渐渐被所谓的时尚娱乐节目取代。

  中广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王录认为,从全国范围来看,电视戏曲节目大致有三类情况:第一类是弱势大前提下的强者,比如央视戏曲频道,丁关根部长曾给予指示,希望其能做成“羊群里面的骆驼”。还有《梨园春》,已走过十五年的历程,社会和经济效益并驾齐驱。王录说:“《梨园春》有自己的特点,通过选拔的演员能凑成一台精彩的戏,像《梨园春》擂主版的晚会《红灯记》,全由自己选拔出的明星擂主表演,形式新颖,效果出色。”

  除了这些强者,还有第二类仍在坚持但质量不高的节目;第三类已经渐渐消失,被淹没的节目。

  戏曲影视作品青黄不接

  前些年,有不少精品戏曲影视作品,受到老中青观众的欢迎。如越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黄梅戏《严凤英》等。还有打造戏曲电视剧的大师胡连翠,她的作品《西厢记》、《桃花扇》、《孟丽君》……在戏曲与电视联姻的审美创造中,既丰富了电视艺术,又振兴了黄梅戏,自己也成就斐然,拥有“获奖专业户”的雅号。

  然而近年,这类作品越来越少,罕见精品。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席导演张文龙说:“近年戏曲类的影视作品不景气,比较好的就是《旋子》和《五女拜寿》了。”王录告诉记者:“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人才青黄不接,老一辈艺术家,像胡连翠,年纪大了退下来了,接班人却乏力。我们在奖项设置上也有这一项,却找不到像样的作品。前几年山西还推出了《走西口》,近两年这类作品更少。”

  收视率和创收左右形势

  戏曲节目现状不乐观,究其原因,都是太注重收视率的结果。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席导演张文龙认为这是目光短浅的做法。“令人欣慰的是,仍有一批清醒之士始终在坚持。我很钦佩《梨园春》现象,河南电视台如此厚爱和扶植《梨园春》,《梨园春》本身又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力和覆盖面。对于河南来说,办好《梨园春》的意义无异于保护殷墟的意义。”他说。

  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燕认为,戏曲的艰难是因为电视文艺的大形势成了娱乐、竞猜等节目的天下。“电视戏曲进入娱乐游戏状态,也是一种必然,要因势利导”。《梨园春》总导演蒋愈红说:“当戏曲节目的收视率不如电视剧,它就会逐渐被边缘化,退出黄金档,甚至退出这个舞台。谈到环境,我们也很无奈。”

  贴近百姓才能焕发生机

  艺术是多方向的,本身有它的生长规律。“节目做得贴近民众、有声势,自然就吸引眼球,这是根本不需要大肆渲染就能达到的效果。”中国剧协副主席,著名剧作家、词作家阎肃分析道。

  阎肃说河南人对戏曲情有独钟。“无论男女老幼,一唱起那句‘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就开始流眼泪,那是真正的直抒胸臆,发自内心的爱。这就是戏曲在河南的生命力”。

  阎肃说:“从‘兰花奖’来看,今年节目的特点也有很大变化,节目制作者开始从怎么让观众喜欢戏曲方面想办法。

  比如安徽台,选最好的演员,配成对,演唱老百姓最喜欢的唱段;北京台,让中青年演员上台接受‘考试’,比如小香玉,大家都知道她的豫剧唱得好,那么京剧呢?就是用这种错位的办法,吸引观众。还有很多台采用比赛的办法,跟观众建立更多沟通。这让我们看到,电视戏曲人一直在思考,在前进。大环境如此,却能冲出困境,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戏曲是艺术 完全可以时尚

  “戏剧本来就是时代艺术,完全可以通过最新的技术手段,把它做得现代时尚。要让年轻人,包括孩子喜欢它。”

  ——越剧名家 舒锦霞

  在电视文艺繁荣发展的今天,各类电视栏目极大地丰富了电视荧屏和群众文化生活,其中戏曲栏目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面对各地戏曲电视节目发展的不平衡,电视台办戏曲栏目应该如何把握?戏曲界以及电视从业者、专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今报记者 吴婧/文 邱琦/图王录:中广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

  横向与地方电视台联合,整合资源

  央视的戏曲频道,可以与各地电视台加强横向合作,资源整合。“一个城市的节目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而几个、十几个城市电视台的联合运作,其资源就能成倍扩展”。

  虽说电视与戏剧“联姻”在戏曲界和电视界达成共识,但还有人担心在电视二度创作的时候,一些精华的东西会走样。王录认为,电视戏曲节目的编导队伍应该多吸收戏剧“行家”。而打算申请把“兰花奖”升格为政府奖,也是希望得到各地领导的重视,“这样也会将人力和财力投入节目制作中去”。而节目做得好,自然能够带来收视率,带来广告效益。

  另外,他认为,央视的戏曲频道,可以与各地电视台加强横向合作,资源整合。“央视的财力和资源虽然丰厚,但24小时播出,资源还是会有限”。而地方特色是戏曲栏目的优势,但同样存在着一定的地域性限制。“一个城市的节目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而几个、十几个城市电视台的联合运作,其资源就能成倍扩展”。

  王录举例,如果央视想做系列片,那么可以通过“中广协”这个中间渠道联系各地电视台,举行大赛征集评选,获奖的可在央视播出。“这三方联合起来,可以把资源充分调动起来”。

  找准定位,清楚栏目特色

  李媛媛:本届“兰花奖”颁奖盛典晚会执行导演

  找准定位、找准观众群也是成功的基础,同时也要符合地域文化特色。

  李媛媛是河南电视台《梨园春》栏目的导演之一,她认为,电视有它的节奏,有符合电视观众需求的艺术规律。而戏曲艺术博大精深,一档节目不能完全把方方面面照顾到,也就形成了许多门类,有电视专题片,有固定的栏目,也有戏曲电视剧等不同类型。“想了解背后故事的,可以看专题片,想参与互动、看名角现场表演的,可以看晚会节目和一些戏曲类的栏目。”找准定位、找准观众群也是成功的基础,同时也要符合地域文化特色,“就像在河南,戏曲类的节目就会以豫剧为主,不可能把黄梅戏当主角。”

  另外,她也提到,戏剧的发展要根据时代特色的不同不断创新,要学会借电视媒体融合新东西。“就像这次的颁奖晚会,完全是按照文艺晚会的模式制作,文艺晚会所能想到的手法都会用到这台晚会中,就是要让它好看,吸引人”。

  思路要打开,找到两者最佳结合点

  舒锦霞:越剧名家,锦霞文化传播公司艺术总监

  传统艺术的发展和传承也需要不同形式的载体。而如何找到最合适的嫁接点,需要创作者的思路完全打开。传统艺术只有尽快适应影视化的快节奏发展,才能在主流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舒锦霞在戏剧改革创新方面,着手非常早,1995年她就拍摄了“戏曲MTV”,5分钟用了100多个镜头拍出那段MTV。她认为,越是传统的东西,越需要借助现代新媒体的力量,可以是动漫,也可以是电视栏目、电视剧或电影。“戏曲本来就是时代艺术,完全可以通过最新的技术手段,把它做得现代时尚。要让年轻人,包括孩子喜欢它”。

  在戏曲栏目方面,她认为《梨园春》做得十分出色,同时,戏曲电视剧、电影也是很好的形式。在她看来,舞台性、现场性是戏曲的最关键“元素”。

  除了做戏曲类的电影电视,也可以围绕这些主题开发电视剧。“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就是《刘老根》,通过这部电视剧,让二人转走进千家万户,非常成功”。

  所以,传统艺术的发展和传承也需要不同形式的载体。而如何找到最合适的嫁接点,需要创作者的思路完全打开。传统艺术只有尽快适应影视化的快节奏发展,才能在主流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浅入深出,包装时尚,抓住年轻人的心

  吕舜玲:福建海峡电视台制作人

  戏曲的美完全可以通过包装让人感知,戏曲从来都是时代艺术,不与时尚脱节的。艺术“碎片化”后拆开来,完全适合电视这种快节奏。

  在本届“兰花奖”上,吕舜玲所在的福建海峡电视台成为大赢家,他们制作的多档戏曲类节目斩获7项大奖。福建海峡电视台有一档栏目叫《梨园百花春》,下面又有《嘻笑看戏曲》、《梨园寻访》等几个子栏目。

  说到《嘻笑看戏曲》,吕舜玲笑言,从“嘻笑”两字就能看出精髓,完全是用多元的视角,多样的手法,好玩的、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来展示梨园百花、弘扬民族文化。而《梨园寻访》则是一档自拍栏目,栏目从主持人寻访的角度出发,足迹遍至祖国大江南北。

  吕舜玲说,他们的主创平均年龄仅有26岁,“用的是浅入深出的方式”。就像吕舜玲所说,节目中会听到、看到时尚的流行元素。比如要做一些关于京剧老生李军的节目,他们会先从戏曲彩铃入手。不管是婺源的傩戏、云南的关索戏,还是闽北的四平戏……他们都会用现代的轻盈,去贴近去品读。“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而戏剧又是最凝练、最集中的表现形式。所以说,可做的东西太多。”在她看来,戏曲的美完全可以通过包装让人感知,戏曲从来都是时代艺术,不与时尚脱节的。“我女儿看了我们的节目会问,妈妈,这么美的东西,我以前怎么没看到”?这说明,艺术“碎片化”后拆开来,完全适合电视这种快节奏。

2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