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心春去 让梦秋来

2010年12月08日00:00

来源:大河网

人的心事像一颗尘埃/落在过去飘向未来/掉进眼里就流出泪来——齐秦·《往事随风》

  我在等你一起跨年,寻人!(七)

  (上接12月3日A33版)

  □Lily口述端端整理

  “睡了吗?”

  昨晚,我已睡下,“初恋”打电话来。

  失散多年,我终于找到了初相识时与我一起跨年的人。

  我匆匆换了衣服下来,睡眼蒙,坐上他的车,不问去哪里。

  他把车停在一处规模很大的喷泉边。曾多次和亲友来过这里,但都是赶集般来看音乐喷泉的,只有他会提议绕场一周,也只有他会细心到注意我脚下穿的鞋跟是否可以承受。

  看到有人在用网捞鱼儿,我好奇地也想下水,他顺手拿过我的包,走在池边,任由我提着鞋在水边试步,“会有青苔的,当心脚下滑”,一切都很放松也很平静。

  我听话地从水里上来,他停下脚步等我。我们的状态好像从来就没有彼此相爱过。一切都很舒服,不像当初。

  直到他送我回去,我才发现这个男人是和我有过去的。

  “要我送你上楼吗?”他问。

  “不用。”我依旧不习惯告别,像逃一样车刚停稳就利索地开门下车。

  “怕你明天起不来,今晚不敢耽搁太晚。”看我已走到车的另一边,他把车窗放下,递给我一个信封,“我会去的,一起跨年。”

  “好啊。”我并没停下脚步,头也不回,依旧朝住处走,就像每一次分别一样。转身上楼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车还在路边停着,直到我屋里亮灯,他才发动离去。

  拆开薄薄的信封,是他一直保留着的那张“逆光”照——午后的阳光斜照着公园里的那潭死水。不知是他拍得不好还是洗得不好,画面很灰,显得那束阳光面对湖水是那么的无力。相片背面有我的手迹,当年应他的要求文配图,仿席慕蓉的味道写了首新诗,很伤感,透着沉重的无奈,最后一句是:所有的场景依旧/我却回不去了。

  所有的场景依旧,我们却永远也回不去了。他由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我记忆深处承载着青春记忆、少女情怀的道具与符号。我们会在每个季节和年轮的变换中相互想起,心中却没有波澜。我忘不了他划伤了手摘给我的那捧摇曳着的芦花。它生长在离岸很近的水塘边,好像伸手可及,却永远在水一方,近看既无香味也无姿色,远远看着却很有韵味。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青春故事,每当我听到熟悉的旋律响起,便止不住地想起过往,齐秦的歌成为我们那一代人共同的青春注脚。

  今年跨年,与齐秦一起再见青春。(大结局)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