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梦话的姜文就是这么得瑟

2010年12月14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跟3000人一起看电影的机会不是很多。上一次是在5年前,釜山,5000人在海滩上一起看侯孝贤的《最美的时光》。那次体验是完全安静的沉醉。而在北京的隆冬,奥体中心,几千号人脱光了外套,挽起袖子“让子弹飞”,同时对葛大爷叫好,还有人呱唧呱唧带头鼓掌,跟旧时的戏园子似的。

  客串演员冯小刚也来捧场,不知道他有没有暗自胆寒,老搭档葛优在26米高的银幕上跳跃腾挪。外人一看就明白这是一次出轨。多年来习惯了藏着掖着不露声色,葛大爷这次与姜文的偷欢是销魂的——此前他从未在“原配”面前如此放荡。

  “我把8个故事拍到一个电影里了。”姜文表示,“制片人说,你到七成就行,但我不知道七成在哪儿呀。”姜文就是这么得瑟,还死不承认自己对于上部作品的纠结。“子弹”里有太多《太阳照常升起》的影子:依然是铁轨开场,铁轨谢幕。久石让憋死了,也没憋出一段稍微有点区别的配乐。谁都知道姜文还在为“看不看得懂”憋着劲。

  “子弹”显然比“太阳”要圆滑很多。它明显是为了让人看懂的作品,但仍有不少桥段是姜文的率性而为,比如非要让日本人来擂鼓喊口号,很“文革”的舆论攻势;再比如非得让子弹在大铁门上哐哐哐打出一个问号。他还让自己用同样的轻描淡写说了两遍:让子弹飞一会儿。这种自嗨如同昆汀的话痨,让人难以忍受又必须照单全收。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拿这个说事儿。中国其他导演都在跟电影死磕,反复掂量究竟讲真话还是讲假话,姜文是唯一一个讲梦话的。至于梦话,很多人听不惯。

  但女人们都很受用,比如我。每次看完姜文的电影,我都会产生一瞬间的错觉:一个观众对导演的爱,仿佛变质为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爱。这句话在微博上引发了一群电影记者的讨论:究竟什么样的赞扬会让姜文本人过瘾?

  当天下午就有好事者将此微博念给姜文,据说他听完那个美啊:“我很高兴,男女之间的关系是最丰富的,最能说明一切的——这说法我喜欢。”还好他没听到更直白的,据说一个年轻的艺人宣传说:“‘子弹’看到一半,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姜文,上我。”

  有的电影跟你讨论社会,有的电影跟你讨论人生。而有的就像毒品,只是为了让你飞一会儿。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