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豪门的婚姻与性

2011年03月02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梁洛施以青春无敌的肉体,轰隆轰隆地一连生下三个孩子。于李家的传宗接代而言,功盖日月。也曾一度羡煞众多子宫年轻并发达者,曰:食有鱼,出有车,一朝既富且贵,不亦悦乎!但一纸分手声明,表面波澜不惊,却隐约让人看到背后淋漓的鲜血。

  超级豪门里住的也是人,和普通人一样,有普遍的人性,有亲情伦理,有正常的七情六欲。只是,这种普遍人性往往不堪金钱的重负。李泽楷与梁洛施,共同孕育了三个孩子,双方未必就没有感情,但一牵涉到超级豪门的金钱算计,感情就只能退居弱势,而现世的以及未来的金钱分配,注定让人焦头烂额。所以,豪门里的婚姻与性,从一开始就承受着金钱的重压,变形变异是迟早的事。巨额财富需要有人继承,同时又必须防范意外流失的情况,有论者谓,香港豪门越来越流行要孩子不要婚姻。香港恒基地产创办人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用代孕方式一下子拥有三个孩子,就是一典型例证,而梁洛施生了三个孩子,却还是得不到婚姻,亦是一个悲哀的注脚。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对女人的防范,早已有之。古代超级豪门帝王之家,就有立子杀母的传统。汉武帝立太子刘弗陵,而杀其生母钩弋夫人,时人不解,武帝说,往古国家所以变乱,往往是由于主少母壮。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约。古时敏感的是皇权,今天的超级豪门敏感的是金钱。不过,船王奥纳西斯说过:“如果女人不存在,世界上所有的金钱都将失去意义。”所以,超级豪门的婚姻与性,带着难以破解的悖论。毋庸讳言,金钱使人在活动的广度和深度上有了更多的自由,但太多的金钱同时制造了枷锁,开不出寻常百姓家常见的亲情伦理之花。眼下,赌王家族的争产大战让人唏嘘,相信亦令同为豪门者心有戚戚焉。

  热门歌曲《春天里》唱道:“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没有情人节也没有礼物,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我以为用它来形容如今的梁洛施,亦同样贴切。虽然,有网友说,梁洛施其实赚大了,但是,“赚大了”如果是以开发子宫为代价,无论如何都让人感到辛酸。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