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错,或是不错,他都在那里

2011年03月02日00:00

来源:郑州晚报

  仓央嘉措的诗一直是文学小资们的挚爱,当然,哪些诗是他的哪些是伪作还没考证清楚,但这挡不住人们对他的悠悠神往。《非诚勿扰2》把他的诗谱成了歌曲,更让仓央嘉措这个名字走进了千家万户。

  段子就这样开始了。

  前几天,《北京青年报》记者崔巍写了一条围脖:刚收到通稿,罗中旭推新曲《见与不见》。赫然发现稿子中有这么一句话:“罗中旭立即联系仓央嘉措,并将诗词改编为歌词,连夜进棚,一气呵成!”我被深深地雷到了!敢情罗小哥还是个通灵师哪!

  话说某一天,在台北,歌手李玟在车上听到一首《满江红》,她马上问索尼唱片的主管,“我很喜欢《满江红》这首歌的歌词,是谁写的?”“岳飞!”“那我可不可以请岳飞帮我写歌?”

  比岳飞这个段子更有趣的是张爱玲。《色·戒》上映之后,“原著:张爱玲”再次走红,相关图书也跟风而至。据悉,一位四川记者致电出版社的宣传,要求电话专访张爱玲。网友就开始了演义的狂欢,其中最出色的是这一段,“记者:麻烦安排一下张爱玲的电话专访吧。企宣:你把采访提纲发给我,我晚上烧给她。”

  一个“烧”字,意境全出,尽得风流,二得如此销魂,绝非凡品。

  歌手沈庆也贡献了一个段子,当然他用了“据传”这个词,以表示对历史的真伪不负责任。沈庆写道:“据传最牛逼的唱片文案在当年的红星生产社:某日小柯去红星,看见那位爷手拿一堆歌词在狂读,抬头看见小柯,说:哥们儿发现一最牛作词,和他一比你们都是浮云,赶紧找他签约吧。小柯问谁呀?那位爷拿着《明月几时有》的歌词说:他叫苏轼。”

  后生晚辈一时不慎,戏谑了一下大师们,笑笑就过去了。这个世界太无趣了,很多人一辈子默默无聊地死去,连个笑话都留不下来,那才叫悲催。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