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两场签售 前脚走了王立群后脚来了白岩松

2011年03月14日00:00

来源:大河网

 

 

  

  □记者张红梅文李康图

  核心提示

  上周末,郑州来了两张“名嘴”为新书签售:周六是正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大风歌》的王立群,周日是凭《幸福了吗》转换身份与读者面对面的白岩松。一个是上《百家讲坛》主讲的大学教授,一个是央视资深的新闻评论员,到底都是在央视历练出来的,嘴上功夫个个了得,面对有些读者的质疑,应付起来都是游刃有余、“四两拨千斤”。

  王立群回应有读者说他讲史不够资格

  大学讲了几十年怎么不能到电视上讲?

  王立群主讲的《大风歌》正在《百家讲坛》播出,同名图书也同步出版。在书中,王立群用通俗化的语言,为读者展现了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刘邦,也通过平民皇帝刘邦的成功阐述了现代的职场法则:要想为官,就要找对人、跟对人、做对事、心够狠、善纳谏;要想职场进步,就要善领会、能服人、愿分享、懂博弈。

  A

  为什么讲座风格变化大?

  “品位高上去,风格降下来,做好小儿科”

  如今节目中的王立群,与以往相比,语言更加轻松。对此,王立群在接受采访时说:“大家可能感觉到语言上有一些调整,主要是体现在一高一低——把文化品位高上去,把语言风格降下来,要让普通读者听得下去。电视讲座不是学术讲堂,把这个‘小儿科’做好,也很有讲究。我讲的刘邦、吕后等人,放在今天都是正国级干部。”记者问他:“您觉得这些正国级干部成功的共性是什么?”他略微沉吟说:“机遇!”

  王立群还透露,电视节目是去年4月开始录的,每月录4集,录的时候有二三十盏2000W的大灯对着,“如果大家注意一下,可以发现观众的服装是不一样的。原来这个节目计划4月播……(后来)提前到2月播出,播时还有8集没有录。至于下一步讲什么,还要看节目组的安排”。

  B

  文学教授讲历史够不够资格?

  “我本人是中国史记研究会创始人之一”

  有读者质疑,王立群作为文学教授,在电视上讲历史不够资格。对此,王立群回应:“文史不分家。现在国内研究中国历史的有两拨儿人,一部分是学文学的,一部分是学历史的。我本人是中国史记研究会的创始人之一,现在是顾问,这个研究会每年都要开一次研讨会。我在大学里讲汉代文学,《史记》必须讲,我在讲台上讲了几十年《史记》,为什么不能到电视上讲?”

  白岩松回应有读者说他“装”

  能装十几年早拿奥斯卡奖了!

  白岩松的《幸福了吗》去年9月上市后,据说销量已突破70万册。心情看似不错的白岩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自称是为配合出版社的宣传、还人情而来,因为出版社为他的新书做了很多工作。他表示,他平时极少接受媒体采访,宣传结束之后,他还会回归常态。

  A

  面对同行,白岩松轻易拿下话语权

  “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散!”

  做了多年的新闻评论员,面对河南媒体的采访,坐7点的早航班从北京赶来的白岩松很快掌控了话语主动权,站着完成了“被采访”,提问和回答之间稍有间隙,白岩松就半开玩笑地插播:“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散!”

  “很多读者喜欢你的深刻和犀利,但也有读者质疑你的严肃,认为你太‘装’。你怎么看待这种评价?”面对本报记者的这个问题,白岩松回答道:“大家随便怎么评价都可以。如果真是装,那我也太能装了!真能装十几年,我早该拿奥斯卡奖了。每个人都会有不被喜欢的一面,也会有不喜欢自己的人,这很正常。”

  B

  面对读者,白岩松为大学生解惑

  “我连‘爸爸’都没有,怎么拼?”

  签售现场十分火爆,图书大厦的广场上早早就挤满了读者。晚到了20分钟的白岩松,迅速被读者的各种问题包围。

  有读者问:“我来自农村,是不是有好关系、好爸爸、好相貌才能找到好工作?”白岩松以身说法鼓励说:“我在北京没有一个亲属;8岁时,我的爸爸就去世了,我连‘爸爸’都没有,怎么拼‘爸爸’?再说相貌,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我相信我还没你长得好看。相由心生,如果自信的话,就会觉得自己很好看。你是农村的,我从边疆的牧区不也走到(央视)那里了吗?”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