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奖的私心杂念

2011年06月21日00:00

来源:东方今报

  就像李宗盛所说,台湾金曲奖最大的问题就是每年的标准都不统一,因此显得很分裂。新一届金曲奖在提名阶段就开始了多种标准的混战,让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一届的金曲奖究竟想要上演一台什么风格的颁奖礼。

  事实证明,金曲奖这次通过入围提名摆了一个迷魂阵,为他们最终想要的亲和主流、保证收视扫清了许多障碍。为此,蔡依林和萧亚轩提前做出了战略性牺牲,蛋堡注定了只能去现场打酱油的命运。周杰伦显然就是金曲奖最终的目标。一方面,周董是乐坛天王,甚至是整个台湾乐坛和华语乐坛的代表,与其找其他明星扩大金曲奖的影响力,不如毕其功于一人;另一方面,周杰伦不仅是创作歌手,也用中国风开创了一个新的流行音乐时代,相对只唱不写的流行歌手,更能体现出音乐非商业的价值。周杰伦既是偶像派又是实力派,这一市场地位恰恰是金曲奖想要在颁奖礼市场确立的自我价值。

  太商业怕被人骂,太追求实力又会影响收视率,杂念让金曲奖的最终评审结果不能对碟不对人。周杰伦的《跨时代》,从纵角度来讲,显然不是周杰伦最好的作品,甚至是他水准比较靠后的唱片;再从横向对比来讲,既比不了Hebe专辑的创意,也比不了蛋堡专辑的新意。只有一点是所有歌手都比不了的,那就是市场影响力。

  本次金曲歌后莫文蔚也是所有提名女歌手中最具市场影响力的。相对周杰伦来讲,莫文蔚的《宝贝》倒还有更多口碑支撑。至于金曲奖究竟是不是以这个标准来衡量,就不得而知了。或许真是意见一致,或许只不过是意外巧合。

  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获得了三个创作及作品类大奖,这也让今年的金曲奖显得多少厚重一点。但李宗盛本人不报名、不颁奖和不到现场的态度,却又让金曲奖对他的恭维显得比较尴尬。爱地人

  SourcePh">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