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这不是从前的客栈

2011年06月30日00:00

来源:新京报

  那个可亲可敬的香港电影,好像就停在上世纪90年代,不愿意来到21世纪似的。刚刚看了《财神客栈》,又是意料之中的失望,这让我更加想念那个周星驰时代的无厘头,更加想念那个由徐克搭起的客栈。

  去年朱延平的《大笑江湖》备受恶评,却票房颇丰,这吊诡的市场格局便是港台导演的优待了,想想看,可能我们永远无法容忍一个大陆导演拿出这样的作品,因为大陆就没有这样的土壤,我们不允许讲不出含义和立意的电影,也就是说这是香港电影独特的优势,即便是最通俗的娱乐也是需要文化和传统的。

  但是这样的优待却一再被王晶、朱延平们浪费,他们的搞笑不断地低龄化,异质化,那已经不是我们印象里能让人放声大笑的香港电影了,他们时刻想着向大陆观众的笑点倾斜,像是一碗夹生饭,丢了最初的稻香味。《财神客栈》里请来了大陆演员佟大为,可他与谢霆锋、张家辉的表演几乎格格不入,其僵硬的表情就像是在做演讲,我的脑中就如同有两个情境在来回切换,十分头痛。

  影片拍得生气全无。从剧本到演员我看不到任何属于香港人的灵性,以前我们总是替他们感到惋惜,电影里那么出色的创意却包装得如此随意和粗糙,结果让好莱坞学了去,换了个包装立刻通吃全球。可如今的香港电影已然没有了天才的奇想,粗制滥造的传统却仍然保留,简直叫人绝望。《财神客栈》中,死人竟然眨起了眼睛,活人的穿帮镜头屡见不鲜,这也是无厘头的延伸吗?好吧,我看不懂。

  主演谢霆锋作为最近风口浪尖处的人物,他在影片宣传期的发言自然会被赋予更多的意味。他第一次面对记者吐露出对这段婚姻的眷恋之意,如果将这解释为对电影的炒作,也未尝不是恰当的思路。娱乐圈的阴谋论往往能够在票房上换来一点红火之气,我本人不愿意去这样解读一个人的言行,只是我在心下有了悲观的想法:这是连阴谋论也难以拯救的香港电影。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港人还是有骄傲的资本,在去年,《未来警察》、《灵灵狗》这样的烂作也卖得相当不错。缺了曾经的神韵,空空皮囊也能拿来赚钱,从这个维度看,香港电影或许仍然被肯定,王晶也依然有市场,可是“神龟虽寿,犹有竟时”。那个量产经典的时代不是上天赐予的,是土壤,是环境,是对天才的接纳和包容。

  谁能卖给香港电影一台时光机?我希望我足够幸运,能够再遇到那样的香港,而不是只有银河映像与彭浩翔。大漠之上,我宁愿一直在新龙门客栈续住,也不想再瞧一眼这家财神客栈。因为在银幕中,我也有自己的小板凳,就长久地坐在彼时的香港电影。

  □草威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