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娱乐圈里的危机公关

2011年07月25日00:00

来源:北京晚报

上周,章子怡与NBA明星科比·布莱恩特同台。

  在上周,最热的就是新闻集团的“窃听门”事件。既然成了“门”,就意味着需要危机公关,但大多数人认为,新闻集团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高明。

  当听证会上看到邓文迪时,使人联想到章子怡。章子怡就是在“泼墨门”发展到“诈捐门”时处理不力而名声受损。事实上,名誉在当今社会上的重要性是越来越高。明星们自然也知道,但越想保名誉,就越想掩盖问题,在关键时刻回避拖延是通常的问题。章子怡一下从国际明星下降为国内一线,这个教训是惨痛的。但是,章子怡也不是没收获,至少《最爱》要比《雪花秘扇》好。当时,打破头也要参加的《雪花秘扇》证明是水土不服的大片,李冰冰并未从此更上层楼。

  在上周,倪萍的“获奖门”事件继续发酵。易中天指倪萍的“共和国脊梁十大卓越人物”奖是“戳脊梁奖”,是山寨奖,这比李承鹏的“颈椎病”更严厉。而倪萍显然缺乏全面的判断。在这一事件上,倪萍是否买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参加了一个并不权威且有争议的评奖。大众认为,名人明星应慎重,应有起码的成熟度。倪萍获奖已经成了一种笑话,这才是关键。

  倪萍自己表示很受伤害,但把原因定为李承鹏的言论,并保有起诉他的权利,这样的处理不会为大众认同。在评奖满天飞的情况下,鸡肋奖、腔骨奖很多,名人明星不仅成为这些评奖的托儿,而且还被大众嘲笑,这是得不偿失的。倪萍显然在危机公关上有判断失误。

  在上周,方舟子又将打假打入娱乐圈,他的目标人物是《非诚勿扰》节目的嘉宾主持人乐嘉。方舟子指责乐嘉的学历及其性格色彩学。方舟子认为乐嘉的美国学历是一所野鸡大学。乐嘉除了主持人身份外,还是中国性格色彩研究中心创办人。不过,在这一风波中,节目组提出一个很具吸引力的方案,让两人在节目中进行公开辩论。两人如果同意,这不妨是一个处理危机公关的好平台。

  在上周,“锋芝婚变”的连续剧还在上演。在危机公关和利用危机公关上,香港娱乐圈太过专业,也太过商业。谢霆锋与张柏芝两人分手这一新闻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就像是挤牙膏一样。一方面双方都利用这一事件占领娱乐焦点,另一方面就是占领道德高点。在这方面,谢家的舆论就是张柏芝贪财,而张家的舆论是谢霆锋虚伪。在离婚大战中,谁是“罪人”很重要。这场大战现在似乎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但整个过程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危机公关案例则是肯定的。

  事实上,好的危机公关的案例也不是没有。比如,今年高晓松的酒驾案就是一个例子。一开始,大众舆论一边倒地批评、取笑高晓松。但是,在公开审判时,高晓松两分钟的忏悔发言改变了之前的局面,高晓松获得更多的同情。高晓松一开始就以承认错误与悔恨作为危机公关的关键点。就像“水门事件”与现在的“窃听门”一样,专业的指导意见是,事件本身不重要,而掩盖事件才是最重要、最致命的。娱乐圈的许多危机公关处理不好,恰恰也是在这方面出了问题。点评人 戴方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