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上的音乐节应该什么样

2013年07月19日00:00

来源:大河网

  By祁又一

  这两天大忘杠乐队参演丹麦的Roskilde音乐节,在微博上发了张等着看Metallic之前的合影,并说:“观后觉得不如西湖音乐节上的舌头乐队,说不清,可能缺点儿以心换心的东西!”此一语石破天惊,我果断加了该乐队关注,要知道,Metallic8月中旬就要石破天惊的在上海连开两场演唱会了哦!好在大忘杠在微博上粉丝数不高,这要是被金属党看见……

  西湖音乐节我没去,其实是从来没去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来就没去过,其实我还挺喜欢杭州的。所以舌头乐队第一次复出我没看到,不知道有多动人。我只能说,2005年在内蒙的葛根塔拉音乐节上我看过一次舌头乐队比较不为人知的复出,在那之前舌头已经消失了几年。那次演出谈不上多么石破天惊,后来他们又消失了,2010年我在束河的雪山音乐节上看了吴吞的个人民谣演出,非常不成功,演到一半他在台上说:“你们要给我点儿反应,不然我就下去了。”然后他就提前下去了。我觉得,这真是我看过的最尴尬的事情之一。我们是一起从成都坐飞机过去丽江的,我知道吴吞其实很想演好。

  所以7月19-21日的沽源湿地音乐节我有点儿期待,不知道舌头乐队再次回到内蒙会怎么样。我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不把头几场重要的复出演出放在北京,我想,可能他们想慎重一点儿,多准备准备。舌头乐队在艺术上的地位没有争议,但怎么说呢……我无意做是非曲直的判断,但我觉得有些事情不应该忘记的太快,90年代末期时舌头乐队成员在北京与人打架,结果是同样来自新疆的跑去帮忙的马条进了监狱,直接断送了当时马条即将出版的首张专辑《傻女孩》,也断送了马条成为红蓝白三色专辑之一的机会,舌头乐队成员则四散逃开。这事情以前我在专栏里写过。

  沽源那个音乐节上还有崔健和谢天笑,还有杨坤和逃跑计划,还有一大批滚圈儿核心的性价比高的好乐队,还有大量内地听众不熟悉但是真正优秀的蒙古音乐人。我们那个摇滚又一榜的编辑叫志伟,自己是个吉他手,他跟我说沽源他也会去,他们的乐队收到音乐节邀请了。我问:“这音乐节靠谱吗?”志伟想都没想就回答:“挺靠谱的,演出费已经打过来一半了,这沽源音乐节其实就是以前的安达音乐节。”哦,这么说我就明白了。2011和2012年两年在麻雀瓦舍的安达音乐节,有向北京方面推荐蒙族音乐人的意思,颇成功。我们以前一直说,中国地方这么大,需要每年在各地至少有百十来场音乐节才算够数。这百十来场的意思,不是说一群在北京的乐队去赶这百十来个场子,而是说,每个地方应该有自己的音乐人冒出来,有自己的听众群和自己的玩儿法。不然,不就变成80年代那种流行歌手走穴了吗。你看一个地方上的音乐节是不是值得一去,只要看看他们办这个音乐节核心的目的是什么就好。有些人,纯是有点儿政府关系,拿个批文就开始当穴头,而有些人不是,他们是带着理想和愿望的,比如像沽源这种,人家最初的目的是推广蒙族音乐和内外蒙的摇滚乐。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