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生长在春天里的狗尾巴草

2013年11月07日00:00

来源:大河网

  最近,民谣火的一塌糊涂。民谣,顾名思义,来自于民间,是民谣歌手表达自己独立观点的小众音乐。因为它特有的思想性、随意性和些许的叛逆性,听起来比较抽象,从来没在流行乐坛上占据过主流。小编个人是比较喜欢民谣的,因为它的配乐虽然简单,但感情却饱满充沛。最近,随着各个选秀节目的播出,民谣也跟着兴盛起来。各个民谣歌手也都趁热打铁,推出新作。下面,小编就为大家盘点一下2013年引人关注的民谣歌手和作品。

  高晓松,这位大神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校园民谣的鼻祖了。他和老狼、宋柯、叶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一面标志性的旗帜。现在他们虽然退居幕后,但一直在推出和鼓励新人。《风起来的时光》是周子琰出道以来的第二张专辑。这个女孩因为把在自习室唱歌弹琴的视频传到网上而被高晓松一眼相中。同名主打歌《风起来的时光》的歌词由高晓松亲手打造,可见高晓松对这位爱徒的重视。这张专辑延续了校园民谣一贯的清新、纯净风格,专辑图中的周子琰笑起来明媚干净,没有任何杂质。只是部分词曲带有明显的文艺气息,有些甚至晦涩难懂,不免让人觉得有些矫情。或许这就是新世纪校园民谣的特点吧,像诗、像梦、像画、朦胧,似真似幻。

  张震岳,这个看起来满脸胡渣,大叔级别的台湾男歌手,其实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民谣歌手。张震岳年轻时期的作品走的是摇滚路线,《爱的初体验》《再见》都带着不羁的洒脱。而2013年新专辑《我是海雅谷慕》却充满了浓浓的乡土气息。随着唱片行业的衰落,从2004年开始,张震岳和自己的音乐伙伴开始了北美巡演。真实的演出现场给他很多经验,懂得如何去调动观众的情绪,这些经验也体现在他后来的音乐创作中。新专辑中歌曲的配乐极其简单,撩拨的吉他装载了很多故事和情感,不华丽、不张扬,却直打内心。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阿岳已经成熟许多,开始有了去劝解别人的语气,开始懂得去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人生的意义。生活的阅历让他的音乐只需简单,便能动人心弦。

  今年的综艺季很是疯狂,一浪高过一浪。一些选秀歌手翻唱的曲目成为大热门,也挖出不少好作品。一首《董小姐》同时火了两个人——左立和宋冬野。左立作为翻唱者,唱完《董小姐》之后就被文艺青年们拍了板砖,因为他们最爱的民谣被一个选秀歌手给唱了,《董小姐》被毁了,民谣被毁了。没过几天,网上就传开了他和他的“董小姐”之间种种让人凌乱的情史,网友们又亮出了板砖。有人说他借女朋友炒作,有人说他唱功不好,像白开水,有人说他之所以能进前十是因为自身的话题性而不是实力。说实在的,自从他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围绕在他身边的不是绯闻,就是综合明星脸的说法,再不就是借了《一夜惊喜》一把东风……不管怎么说,我倒是很看好他一尘不染、干净清澈的嗓音,希望他尽早能推出属于自己的民谣作品。

  其实左立只是个小角色,真正火了的是歌曲的原创者——宋冬野。“2013年宋冬野百场巡演”和个人专辑《安河桥北》的推出都是最好的证明。宋冬野的民谣,歌词和旋律都很文艺,但并不矫情,有一种含蓄的沧桑。再配上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听起来很有味道。一夜成名让1987年出生的宋冬野名利双收,但小编个人希望宋冬野能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保持对于音乐的初衷,把民谣的简单、朴素坚持下去。

  还有一位民谣歌手,说起来他的名字可能很多人都不熟悉,但提起他的代表作《小花》《纳西情歌》《2008 我们结婚吧》,你一定有所耳闻。他就是写实派民谣歌手兼音乐制作人—百慕三石。在他早期的作品中有一种浓浓的生活气息,给人接地气儿的踏实感。到了后期,尤其是2013年的新作《我要回家》《白仙鹤》,百慕三石更注重抽象情感的表达。在《我要回家》这首作品中,没有悲惨的现实生活,没有面对困境的无力感,只有对家美好的渴望和好像已经回到家的轻快。其实百慕三石和大多数北漂族的经历一样,无金钱,无背景,孤身一人在北京闯荡。在奋斗了很多年之后,他早已不再沉溺于残酷的现实,而是换了另一种活法。现实的残酷不能打垮我们,反而让我们更懂得“家”的可贵。另一首作品《白仙鹤》就更抽象一些,有些像孙燕姿的《天黑黑》,都是表达不退却,知足感恩,渴望幸福的一种传承。歌曲中采用4/4拍节奏,整个作品显得悠远、广阔,好像站在广袤的大地上,眺望前方,连绵起伏的地平线好像近在眼前,画面感极强。小编个人认为这是一首非常棒的作品,推荐大家不妨去听听看哦!

  “咿哈!”听到这种声音,你是不是觉得很耳熟呢?这个夏天,我们通过欢快的口哨声认识了这对蘑菇兄弟。蘑菇兄弟因为国内又一档选秀节目,现在在民谣乐坛独树一帜。其独特的“蓝草乡村风格”在中国民谣音乐中比较少见。它的配乐较简单,主要是班卓琴和口琴,歌曲中伴以一连串的口哨声,特殊的演唱技法让这种音乐形式充满了生命力,给人质朴、轻快和愉悦的感觉。不过,任何一种音乐形式如果特点太强的话,不免会让人觉得单一枯燥。所以,蘑菇兄弟要想走得更长远,还是要加入一些特点之外的东西。期待 …

  在这场选秀的春天里,民谣像缝了微雨的狗尾巴草,掀起一股燎原之势。虽然不如姹紫嫣红的百花那般美丽和受人瞩目,却顽强、坚毅、不屈服地表达着自己简单又直接的力量。祝愿民谣歌手们能继续坚持这种狗尾巴草精神,做更好的民谣音乐。(文/悦心)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