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爱

2013年12月17日00:00

来源:大河网

  2013年末 迟云&庞龙 贺岁单曲<满满爱>

  民谣与民歌,终于回归民间

  华尔滋舞步里的中国风

  庞龙迟云翩翩起舞,古典现代紧紧相拥

  有诗有歌更有满满的爱

  比古典通俗,比流行优雅

  庞龙迟云二步圆舞曲

  从《热辣辣》到《满满爱》

  整整一年过去了,《热辣辣》在市面上依然有着“热辣辣”的反响。一不靠包装、二不靠炒作,《热辣辣》为什么总是“热辣辣”?答案只能有三个:歌好听、歌好听,以及歌好听。

  《热辣辣》的热乎劲儿还在耳畔,还是庞龙和迟云,在一年之后又带来最新的单曲《满满爱》。服装需要换季,车型每年升级,而《满满爱》的推出,也算是庞龙和迟云这对黄金搭档,对于歌迷的回报,以及对于作品的换代。《热辣辣》固然好听,但也别忘了追新哦,亲!

  当然,《满满爱》显然并不是对《热辣辣》简单的复制,这一点可以请歌迷完全放心。没错,现在有些不良音乐商家,确实是很偷懒和应付歌迷的。一个热门语红遍大街,大家就抢着用到歌词和歌名里。糊里糊涂制作出一首还算好的歌曲,然后就不停地复制、复刻、复辟出各种的后代。其结果就是让歌迷那份最初的热爱,最终因为这样不断地复发,从而被消耗怠尽。

  你不能怪歌迷贪新厌旧。因为无论是作为一个音乐人也好,一个歌手也罢,或者是一间音乐公司,就算你不本着为客户服务的态度,歌曲的本质毕竟也是一种艺术范畴的产物。而艺术最大的魅力,就在于题材、内容和形式的创新,以及歌者对自我的一种挑战。创新不了自己,就不能怪歌迷最终把你抛弃。不作死,就不会死。

  而《满满爱》就和去年推出时的《热辣辣》一样,有着满满的新意。

  当民歌遇上华尔滋

  在《热辣辣》这首作品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因为迟云的出现,让庞龙不仅多了一个合唱的女声对象,更因为迟云多年民歌和美声训练和实践的背景,让作品最终完成了流行与美声、舞曲与民歌、现代与传统的完美结合。

  而《满满爱》里的庞龙和迟云,虽然依然一起共舞,但却不再是热辣辣的舞,而是浪漫、优雅的翩翩起舞。华尔滋圆舞曲的运用,让《满满爱》这首作品,也因此有了一种特别唯美、古典和艺术的感觉,随着旋律的此起彼伏,忍不住让人会跟着歌曲旋转或滑动身体。而旋转与滑动,恰恰正是华尔滋(Walzer)的德文单词原意。

  又是圆舞曲,又是古典音乐,听起来很高端的样子,会不会让《满满爱》优雅有余感性不足呢?这种担心当然是多余的。很难说是庞龙因为优雅的华尔滋拍子变得优雅了,还是迟云因为庞龙朴实醇厚的声线变得感性了,总之《满满爱》这首歌曲,在满满的爱里,更有着流行与古典、感性与优雅的平衡,一如《热辣辣》里的那些完美融合,将最雅的格调世俗化,从而回归了优雅真正的本色;同时又将世俗的成份提升到一种更艺术的境界。这既是雅俗共赏,也算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满满爱》是一首歌,也是一首诗

  我们现在提到一首歌曲时,往往想到的就是几段歌词和几段旋律的组合。其实,歌曲最早并不是这样子的。歌曲其实是诗的传承,你应该对诗歌这种说法不会感到陌生。没错,真正的歌曲其实就是诗歌,有诗才有歌,歌是诗的变体和发展,诗是歌曲的灵魂和核心。歌,总是要有诗才完美。

  而《满满爱》即使没有旋律,也是一首好诗。“花落花开,春去秋来,我有一瓣心香等谁来摘”,“月光斑白,渔灯犹在,我从水墨烟雨踏歌而来”,以及“潮去潮来,揽风入怀”这样的歌词,既有着中国传统古典诗词的婉约和意象效果,也有着一种画面的流动感,而“我用思念把岁月泡开”这样的句子,更不乏那份浓浓的感性人情味。

  这是一份属于东方的画卷,这也是一种属于中国人的“满满爱”。它不仅仅只是为了歌曲的旋律“强说愁”,可以说二水的歌词本身,就是一首优美的好诗,一首结合着古典雅致和现代简约的好诗。它让我们重新领略了意境这个古老的词汇。如果你感受到了什么是斑白的月光,什么是水墨的烟雨,恭喜你,你已经深入其境了

  当迟云遇上庞龙

  这是迟云第二次在歌曲里遇上庞龙,她很幸运,庞龙也很幸运。

  虽然从资历来讲,庞龙和迟云的组合,就是一个以老带新的阵容。但从歌曲的完成度来讲,无论是之前的《热辣辣》还是今年的《满满爱》,迟云在歌曲里的表现,不仅可以和庞龙老师兼伯乐平起平坐,甚至真的起到了为歌曲升华和提亮的效果。

  而迟云最大的幸运是由著名音乐人庞龙担任制作人,整首歌曲的定位、创作都是由庞龙亲自带领制作团队完成,每一个环节都严苛的把迟云的专业唱法和现代通俗的曲风相结合。正是由于迟云遇上了音乐人庞龙,才有了从去年春节风靡全国的《热辣辣》,直到今年第二部贺岁单曲《满满爱》。大众才认识了迟云,才知道民歌和流行也能结合出不同寻常且传唱度高的中国好歌曲。其实要数最幸运的还是能够听到这两首好歌的大众。

  其实,无论是庞龙还是迟云,尽管他们在歌曲的唱法上,有着很大的差异性,但实际上,他们之所以在音乐里配合如此默契,并连续推出了两首成功的作品,更重要的还是他们各自音乐的源头和出发点,都是一样的。你可以把庞龙一直以来的歌曲风格,称为民谣;也可以把迟云的一些标志性的唱腔及华彩,称为民歌。这中间的共通点,其实就有一个民字。只不过,因为历史的发展,原本同为民众喜闻乐见的音乐类型,最终有一部分留在了民间,一部分却进了大雅之堂。尤其是民歌唱法的学院化、教材化,让民歌慢慢变成一种独立的音乐风格的同时,却也失去了民的本质。

  而庞龙与迟云的结合,则用民谣与民歌不同的外在形式,以同样的亲和、亲切、朴实,以及恰到好处的艺术化优雅,最终完成了殊途同归的本质回归。

  当迟云遇上庞龙,精彩未完待续。

  迟云带来民歌新时代

  在《满满爱》里,迟云虽然也有民歌的唱腔,但你却很难听到其中的炫技和卖弄。甚至在第一段的吟唱里,她就是用了一种平实、简洁的方式,将“我有一瓣心香等谁来摘”这样一份浪漫却平凡的情愫,感性地呈现出来。

  懂行的人应该知道,学过美声和民歌唱法的歌手,几乎都是“档次一高,就不容易下来”的类型。而这些歌手,也会随着技艺的不断打磨,最终在完善自己歌艺的同时,成为了炫技的奴隶。

  而迟云最难能可贵的,就是作为一个受过多年民歌和美声训练的歌手,她依然能够保持着一份纯真和诚挚的情怀,依然懂得用一种最朴实的直感,却表达歌曲里那些感性的内容。未忘初心,显然是对迟云最好的评价。

  除此之外,在音乐上有一颗更为开放的心,也是迟云能够唱好歌曲,并且比其他民歌手走得更远的原因。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音乐大师,都不会优秀的复制者,而肯定是在前人的脚印基础上,走得更远的人。尤其是在创作格局上不因循守旧,敢于以一种更开放的胸怀,去尝试、融合不同音乐世界的元素,最终才能摸索出一种全新的风格,并让这种风格因为艺术必要的流动性,从而走进新时代。优胜劣汰,历史上所有旧事物的被淘汰,值得惋惜却不值得同情,因为它们就是因为没有了创新、更新,从而失去了延续的生命。

  至少迟云的歌曲,可以让民歌走进一个新时代。不再只是晚会歌曲的代名词,不再只是几个标准的手势,以及完美无瑕疵的炫技。民歌终于可以在《热辣辣》里辣得人流眼泪,民歌也终于可以在《满满爱》里让人感受到一种温情的爱的情怀。民歌也终于真正成为了有诗的歌,可以让人传唱的歌。

  《满满爱》

  演唱:迟云 庞龙 制作人:庞龙

  作词:二水 作曲:闫雪峰 编曲:王明锐

  (女)花落花开 春去秋来

   我有一瓣心香等谁来摘

   青山之外 人生几载

   我也情愿 一世等待

  (男)月光斑白 渔灯犹在

   我从水墨烟雨踏歌而来

   天涯之外 沧海澎湃

   岁月更改 我等你来

  (女)千山万水 情似深海

   我用思念把岁月泡开

  (男)潮去潮来 揽风入怀

   茫茫天涯 是我所爱

   

  (女)月光斑白 渔灯犹在

   我从水墨烟雨踏歌而来

  (男)天涯之外 沧海澎湃

   岁月更改 我等你来

   

  (女)千山万水 情似深海

   我用思念把岁月泡开

  (男)潮去潮来 揽风入怀

   茫茫天涯 是我所爱

   

  (女)千山万水 情似深海

   我用思念把岁月泡开

  (男)唯有你在 暖在心怀

   我心载着 满满的爱

   

  (女)千山万水 情似深海

   我用思念把岁月泡开

  (合)唯有你在 暖在心怀

   我心载着 满满的爱

   

  (女)我心载着 满满的爱

  吉他:孔凡东 监唱:王哲 录音/缩混:时俊峰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