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一鸣:“疯魔”只在一念之间

2013年12月23日00:00

来源:新华娱乐

  曾一鸣自选秀结束后,一口气出了2首单曲,第一支《不值得》尝试小清新风格大获成功,紧接着推出第二首单曲《像疯了一样》,这位硬汉歌手一开口就唱哭了听众。曾一鸣的音乐造诣已经炉火纯青了,但很多人在承认曾一鸣唱功和才华的同时,用他混了很多年不红的事实嘲讽他,说是性格因素,要他反省。可是所谓那个“合约纠纷”停止所有演艺工作背后的原因有人打听过吗?这一切与曾一鸣个人全没关系,只因造化弄人,耿直仗义的曾一鸣为了恩情和梦想背负了太多。

  20多岁到北京,他师从涂惠源。当时他只是一个唱过当我再爱你的时候,然后发过一张草草制作《七月》的毛头小伙子。有才华,但毫无训练。涂惠源深知不经雕琢不会成器。于是用了整整六年时间训练他。顺便提一下,曾经经过涂惠源训练的歌手包括黄绮珊、张惠妹、谭维维、金池、魏雪漫、曹格。涂从不轻易收弟子。上面这个名单可以看出涂是多么挑唱功的一个人。曾一鸣是涂的关门弟子。涂对他报以极大的期望。曾一鸣也是一个真正的音乐狂人,照金池的话说,他可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无数天不出门,一直听、写和练唱。也就是这段时间,曾一鸣的风格逐渐成型,就是郑钧说过的“咔咔咔”那种,融合爵士和摇滚的演唱和创作。4400等歌曲就是创作于这个时期。

  2009年,涂惠源终于认可曾一鸣到了出师的时候。携着以4400领衔的一众原创,代表滚石唱片,曾一鸣参加了廖柯导演的《节节高声》。这是一个待出片新人进行比拼的比赛。曾一鸣在这比赛中可谓破茧而出,毫无敌手。虽然这比赛的播出时段一般,影响力有限,但对曾一鸣来说,这只是出片前的预热而已。比赛结束,顶着冠军的光环,涂惠源和曾一鸣开始准备出片。

  但就在这时,事情急转直下。滚石和涂惠源的经纪公司关系破裂,涂惠源旗下所有艺人遭到封杀。当时曾一鸣三首歌的EP已经制作完毕,4400的MV已经拍竣,只差后期制作(这就是网上有流传4400未经处理版本mv的原因)。滚石态搁浅了曾一鸣的出片计划,曾一鸣也无法和平与滚石解约,因此唱片计划在与滚石约满前是不可能了。

  自然对曾一鸣来说,不出片还有一条出路,就是到处表演(这些表演和唱片约无关),但涂惠源和曾一鸣都是对音乐心高气傲的人,怎忍自己的心血作品沦为廉价商品。但对艺人来说,等是等不起的,所以涂惠源的徒弟们自谋出路,有人选择更容易在幕前的路。比如说,选秀。又或者走向另类和幕后的道路。涂惠源本人是非常反对选秀的,所以对于几乎唯一剩下,仍坚守在涂惠源身边的曾一鸣来说,演出,选秀,出片的道路都被堵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曾一鸣只是偶尔在网上语音唱唱,晚上则继续写歌。这样一个一身才华无处施展的人,苦闷可想而知,写歌的速度也慢下来。

  这一等,整整就是四年。廖柯的最强音来了。无奈的现实将曾一鸣无尽的音乐才华封印了四年,到了众神代表月亮解除曾一鸣封印的时刻,曾一鸣终于也坐不住了。 或者在被别人称赞唱得好之余质疑“唱得那么好却不红,肯定有什么问题吧,回去先思考下做人”。电视台为了节目的娱乐可看性给每位选手塑造了特定的角色性格只是一场真人秀。曾一鸣做人的口碑早在滚石、湖南卫视都是有目共睹的。曾一鸣带着对舞台的崇敬之情,认真的演唱着每一首歌,将自己赌给了最强音的舞台和观众。

  如果曾一鸣圆滑一些,或许早就自寻方向,到处参加活动,或许会比现在红好多,但是曾一鸣耿直的性格让他选择了坚守和信义,这位湖南汉子经历过等待过,然而命运之神还是会眷顾他善良的孩子。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