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看华语喜剧片新局势

2014年03月13日00:00

来源:大河网

《甜蜜杀机》主海报

  没有能博得全世界观众笑声的喜剧,但一定有能博得一个地区观众笑声的喜剧。华语喜剧主要分香港、内地和台湾三个地区,每个地区都因为不同的文化底蕴而具有不同风格。随着观众群体的变更,观众对喜剧的要求越来越高。冯小刚、周星驰、王晶、朱延平等喜剧大师的辉煌正在逐渐没落,由宁浩、徐峥领衔的内地喜剧,九把刀、连奕琦领衔的台式喜剧正在急速发展。近日电影《甜蜜杀机》备受好评的现象就是观众喜剧口味变化的一种表现,观众不再钟情于单一的语言幽默和表演幽默,而更注重剧情推动带来的喜剧效果,在这一点上,《甜蜜杀机》和“宁氏喜剧”都是成功典范。

  香港喜剧:仍然在靠周星驰

  港式喜剧苟延残喘 老牌导演如今专拍烂片

  华语喜剧的第一个高潮起源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许氏三兄弟,他们的喜剧被称为“鬼马喜剧”。从《鬼马双星》开始,一直到《半斤八两》、《摩登保镖》、《最佳拍档》,许氏喜剧几乎全部取材于香港小市民,讲述底层百姓的喜怒哀乐,以接地气的嬉笑怒骂为主要风格。对百姓生活的最真实反映,给正处于为生活忙碌时期的香港市民带来某种精神层面上的解脱,大获人心亦是情理之中。

  20世纪八十年代末,由高志森执导、董骠、沈殿霞主演的《富贵逼人》系列家庭喜剧席卷两地三岸。与许氏喜剧相比,《富贵逼人》讲述小人物的发财梦和对家庭亲情的反思,更加贴近观众生活,也由此成为“市井喜剧”的经典之作。

  1990至1992年,周星驰独创的“无厘头喜剧”初露端倪,《赌圣》、《最佳女婿》、《小偷阿星》等无厘头喜剧的鼻祖开始被观众认可和喜爱。1992年至1994年,周星驰基本将无厘头电影定型,创作出《审死官》、《唐伯虎点秋香》、《鹿鼎记》等优秀作品。1994年开始,周星驰不仅追求外在的喜剧表演方式,也开始追求影片的内在文化内涵。《大话西游》、《百变星君》、《食神》、《算死草》、《喜剧之王》等经典影片都在这个阶段出现,并以惊人的影响让周星驰变得家喻户晓。

  21世纪之后,周星驰作品锐减,《少林足球》、《功夫》虽然也堪称经典,但已不复往日风采。这个时候,“都市浪漫喜剧”趁势成为香港喜剧新形式,以《河东狮吼》为首,《瘦身男女》、《嫁个有钱人》等后来跟上,凭借张柏芝、郑秀文、任贤齐等演员的齐齐发力,创造了香港影史上的又一个观影小热潮。

  对于观众来说,港式喜剧从上个世纪陪伴至今,不仅是观众成长轨道上不可磨灭的痕迹,也为中国电影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不可回避的现实是,港式喜剧正处于从未有过的低潮期。无厘头、小市民喜剧因为香港经济的飞速发展不再吃香,王晶、刘镇伟濒临江郎才尽的边缘。前者已经拍不出赌圣、追女仔、古惑仔系列的无厘头喜剧,只能贡献出《嫁个一百分男人》、《绝色武器》、《笑功震武林》这类靠名号卖票房的浮夸喜剧;后者当然也回不到《大话西游》、《东成西就》的鼎盛时期,从狗尾续貂的《情癫大圣》、《越光宝盒》到如今的《大话天仙》、《完美假妻168》,刘镇伟的层次水平只见下降不见上升,倒让观众怀疑当年的《大话西游》是如何拍出来的了。

  至于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观众评价两极分化,部分忠实影迷认为该片保留了周星驰原汁原味的喜剧风,部分影迷却气愤地指责周星驰是在炒冷饭,对观众没诚意。不论观众吵成什么样,《西游降魔篇》还是拿到12亿的惊人票房,且获得至少部分人的称赞。

  内地喜剧: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冯小刚炒冷饭被嫌弃 宁浩徐峥后来居上

  以前提到内地喜剧,大部分观众都会想到冯小刚独创的“冯氏喜剧”,现在提到内地喜剧,观众更多想到的是后来居上的“宁氏喜剧”。

  内地喜剧的发展史比香港喜剧稍晚二十年,冯小刚也的确占据内地喜剧的至尊地位。《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手机》、《天下无贼》等等,都是出自冯小刚手下的经典之作,也是各大电影频道最爱重复播放的国产喜剧片。冯小刚最大的作品特色是“冯氏语言幽默”,在他的喜剧片中,你看不见宏大的场面,也看不到曲折离奇的故事,他最擅长的是通过充满幽默感的京津相声文化制造笑点。当然,这也是他的局限之处,北方人视冯小刚为喜剧大师,南方人却看不懂笑点在哪。

  导演姜文执导的喜剧片不多,但部部经典,是与冯小刚齐名的天才喜剧导演。他的风格跟冯小刚有很大不同,冯小刚注重语言幽默,他则更重视语言和动作表演的结合。在《鬼子来了》、《让子弹飞》两部口碑绝佳的影片中,姜文通过荒诞的剧情表现方式,将喜剧和人性大胆结合,打造出流畅热闹不装逼的一流喜剧,个人英雄情结的表达让我们看到了这位天才导演在电影上的野心和国产电影的希望。

  对于现在的年轻观众来说,葛优的《私人订制》成了春晚小品合集,姜文的作品过于高大上,能让他们甘心走进电影院的喜剧少之又少,这“少之又少”中就包含徐峥和宁浩二人。徐峥作为喜剧演员,拥有不少忠实影迷,《夜店》和《人在囧途》让他形成固定的幽默风格,明明是一张严肃的脸,却能让人一看见就发笑。加上2012年《泰囧》的票房大井喷,瞬间将徐峥捧上“喜剧之王”宝座。

  宁浩与徐峥看上去是对手关系,事实上是合作关系。《疯狂》系列的成功离不开宁浩的执导功力,也离不开徐峥的倾情演出,《无人区》更是因为徐峥的走火再上新台阶。至于二人同为喜剧导演产生的票房竞争,观众大可不必为他们操心。徐峥的《人在囧途》、《泰囧》虽然也是公路喜剧,但跟宁浩的《无人区》和正在制作的《玩命邂逅》有本质上不同,徐峥重在语言和肢体搞笑,风格更加轻松亲民,宁浩玩的则是黑色幽默,通过剧情中各种碰撞巧合迸发喜剧效果,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就算是他们的电影档期撞在一起,也各有一批稳定的观众群体。

  除了以上四股新老喜剧势力,内地喜剧还有其他正在崛起的新势力,包括李蔚然导演的西部喜剧《决战刹马镇》、《十全九美》为代表的“山寨喜剧”、《厨子戏子痞子》、《双城计中计》领衔的动作喜剧等等,都在以不同的形式发展中。

  台湾喜剧:缺的是新题材

  小清新喜剧腻死观众 《甜蜜杀机》开辟新路

  与港式喜剧和内地喜剧相比,台湾喜剧电影明显处于下风,一是因为台湾固定的文化底蕴限制了喜剧片类型的发展,二是台湾的喜剧大师只有一个朱延平。台湾电影强调导演特色、注重台湾历史,也更讲究影片的艺术内涵。所以朱延平一贯的商业风格免不了被媒体指责,“万般皆下品,惟有艺术高”,“他们说我不求上进”,朱延平既无奈又感到好笑,直言“香港如果全部是王家卫,三年就垮了。”

  毋庸置疑的是,朱延平对台湾喜剧的贡献是无可取代的,《新乌龙院》捧红了释小龙和郝邵文,成为台湾票房最高的电影之一。从1978年的《错误的第一步》获亚太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开始,他开始每年拍摄四部喜剧片,至今产量达到百部,数目惊人。步入21世纪之后,朱延平便连续被指有严重的抄袭和重复痕迹,观众缘直线下降。近几年,朱延平虽然屡次在影片中植入周杰伦、小沈阳、赵本山等大牌明星,但扔拯救不了电影口碑。

  相比之下,导演新秀周杰伦的表现就要亮眼得多。《天台爱情》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周杰伦的导演处女喜剧片,而且大胆将动作、歌舞元素糅合在一起,为观众贡献了一出全新视觉感的复古喜剧。影片上映后,在内地大捞1.2亿票房之余,还赚得不错的口碑,让周杰伦也若有似无地冠上了“鬼才导演”的名号。

  台湾从来不缺优秀的新导演,包括周杰伦在内,《那些年》的九把刀,《鸡排英雄》的叶天伦,《变身超人》的张时霖,都是观众评价极高的年轻导演。可为什么这些导演无法创造台湾喜剧的鼎盛时期,最主要原因就在于影片题材的单一性。

  无论是《天台爱情》,还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变身超人》,围绕的都是青春和爱情两大主题,都是走小清新的温情路线,无法引起更多观众共鸣,无法取悦偏爱其他题材的观众。

  在这个台式喜剧匮乏的关头,导演连奕琦带着他的《甜蜜杀机》出现了。我们不能说这部电影有多经典、有多完美,作为一部集警匪和喜剧为一体的台湾片来说,它当然有剧情上的缺陷。但这部电影的功劳在于实现了台湾、大陆两地文化的初步融合,它让看不懂台湾喜剧的内地观众笑出来了,这就是它的最大意义。

  朱延平曾说,台湾和内地的电影市场最大问题都是在于包容性不够大。就像“冯氏电影”只能获取北方观众的心一样,台湾电影的问题也在于本土元素太浓厚。导演连奕琦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将《甜蜜杀机》打造成了台湾、内地观众都能看懂的喜剧。紧凑的破案过程、性格鲜明的男女主角、幽默风趣的台词,让《甜蜜杀机》获得了内地观众的心,台式喜剧在内地水土不服的现象被连奕琦成功克服。

  要知道,内地观众的年龄正在逐渐以90后为主,他们对于喜剧的要求也随之改变。冯小刚早已无法打动90后的心,宁浩的个人风格太浓重,《泰囧》的辉煌只能在内地观众中散发,港式喜剧的下坡路走得更为彻底,华语喜剧需要更多为普罗大众考虑的作品。从观众对《甜蜜杀机》的反应来看,最起码这部电影做到了取悦最广大的普通观众,这是台湾喜剧向前迈的一大步。编者只希望,其他导演不要像跟风《那些年》一样,打造出一堆没价值的“山寨小清新”,而是去注重题材的深入创新,在《甜蜜杀机》之后拍出更多观众喜爱的喜剧。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