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花怒放”演唱会——致吃螃蟹之人

2014年04月03日00:00

来源:新华娱乐

   文/三石一声

   终于等来这一天——当你在以“怒放”为主题的摇滚演唱会名单上不再看到崔健、唐朝、黑豹、魔岩三杰、汪峰等摇滚老炮时,你知道,新的时代也许就此来了。郝云、好妹妹乐队、旅行团、逃跑计划等乐队将集体于5月23日的工体馆“新花怒放”,新一代的乐迷于是“心花怒放”。

   “摇滚”在中国,仿佛一直活在了九十年代,迟迟都没跨入21世纪,可现在已是21世纪又14年了,主流媒体的声音中,并没太多新成长起来摇滚音乐人的名字和影子,好妹妹乐队、郝云、旅行团还有逃跑计划长时间以来只活跃在乐迷口中和他们各自的耳机中,却没活跃在主流媒体的台面上。

   新摇滚力量和媒体未能打成一片的现象并不能称之为“结怨”,所以当二者去年在一众主流音乐类选秀节目中的“结缘”也就显得是那么自然又理所应当。“快男”推红了《董小姐》,也有选手选唱了好妹妹乐团的《冬》人气大增;逃跑计划的毛川直接被“梦之声”邀去参赛;《夜空中最亮的星》在收视率最高的“好声音”总决赛舞台上和今年“我是歌手”第二季被唱响;郝云更是在春晚舞台上自弹自唱《群发的短信我不回》,还顺带多写一首《我的要求并不高》给黄渤,一首美国布鲁斯加中国曲艺范儿的作品,从一个小人物的角度去阐释了自己对于“中国梦”的理解。

   “新花怒放”把这些踏足过主流视野舞台的摇滚音乐人们拉上更大的展示舞台,为乐迷集中做一次怒放式的表演,时机刚好。

   艳光四射的大舞台多不是摇滚音乐人们的主战场,以郝云、好妹妹这种常能在小舞台制造出演出惊喜的人,是不是能把这些“小聪明”发扬光大在大舞台上,这是一次刚刚好的检验机会。独立音乐人,尤其是取得良好商业成绩的这些“新花”,他们的成功多是取决于他们的有腔调——绝不随意附和他人口味,只有反其道而行才能彰显新鲜;如今他们人气足够、群众基础够强大,如何把这良好的群众基础和偏视觉化的大舞台把接地气的演出装扮上一副高大上的卖相,郝云、好妹妹等人或者能通过“新花怒放”这次的北京场演出,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当然,独立圈与主流圈始终不同步,独立圈除了令郝云、好妹妹、旅行团、逃跑计划们有了尝试音乐实验的更多空间,自然也给了他们的大舞台演出更多的宽容度和可能性。。想象一下《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儿》被上万人大合唱的场景,那才是“中国梦”更贴近百姓群众的历史一刻;想象一下《愿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被万人一同合唱,戾气、恶搞满天飞的场景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再想象上万人一同合唱《夜空中最亮的星》,那上万颗虔诚的追梦赤子心齐齐跳动,一定亮瞎了围观者的双眼和双耳;又或者,曾放话《于是我不再唱歌》的旅行团在目睹其深入人心的程度之后,是不是也会收回他们赌气的话。

   “新花怒放”其实只有“新”没有“怒”,前来的乐队/歌手一定实力创造力亲和力缺一不可,郝云的贫,好妹妹的贱,旅行团的清以及逃跑计划的倔,这些将在大舞台上被“怒放”的点无论是不是具备可执行性,至少他们的尝“鲜”和尝“先”已够艳光四射。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