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花怒放:新的"新音乐的春天"该到了吧

2014年04月18日00:00

来源:新华娱乐

   文/耳东

   “新音乐的春天”,这个概念现在已经提的不太多了,虽然我们都还记得窦唯、张楚和何勇,以及他们在红磡创造的那次中国摇滚乐前所未有的高潮,在这之后,“春天”落幕,却直接进入“冬天”,长达20年,春风不度玉门关。

   过去20年来了,中国的新音乐(区别于主流音乐的摇滚、民谣等风格)虽然不能说是裹足不前,因为我们在“魔岩三杰”之后,又先后有过谢天笑、新裤子、舌头、周云蓬、汪峰等一个个小的“亮点”,但始终无法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崔健和1994年前后的“魔岩三杰”相提并论。

   这就是为什么大众老以为“中国摇滚已死“的原因,中国摇滚当然没有死,只不过没有机会再出现在大众的“语境”里而已。而且,无论是哪个“新教父”,谢天笑还是汪峰,都没能如前任般从审美和价值观上改变一代人。

   其中最惨的其实是“八零后一代”。他们不但得不到满目疮痍的唱片业的支持,同时还面临七零后一代的“挤压”。连1997年出道的汪峰也是最近几年才打开局面,更轮不到他们了。对于大众来说,就算是近年来在小众市场上呼风唤雨的郝云和李志都还是“新鲜”面孔哩,何况旅行团、好妹妹和Carsick Cars乎?可是,Carsick Cars这样的乐队也都已经混了八年了。

   由此可见八零后新音乐的“尴尬”处境。尤其是主流市场里吴莫愁、邓紫棋等九零后已经开始抢班夺权的当下,他们仍然在苦苦挣扎。虽然他们自己可能玩得挺开心的,但是对于像我们这些“新音乐”的歌迷,同样也是同辈人,每每想到这些,还是会痛心疾首。这么好的音乐人,必须得有人出面支持一下吧?就像当年张培仁那样,抱着“没有市场就做出一个市场来”来决心做出“魔岩三杰”。

   这便是我对于“新花怒放”这个巡演品牌的期待,希望它能借由一种“集体亮相”的方式,让七五后、八零后这拨小众中坚们杀出一条血路,让更多人听到不一样的歌声,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国家不仅仅只有选秀、只有快男快女、只有“好声音”、“好歌曲”、“我是歌手”,还有一拨不随波逐流,只用心玩儿音乐的年轻人,而乐迷们,除了主流音乐,其实还有其他的选择。

   是的,这很重要,“选择”很重要,年轻人应该有不同的选择,这个国家也应该鼓励年轻人有不同的选择,哪怕这种选择并不符合主流价值观,但这样社会才会有生命力,至少音乐才会有生命力。就像当年“魔岩三杰”带来的刺激一样,百花齐放春满园嘛。

   所以郝云能以自己的方式露面春晚,是非常好的一个开始,哪怕我们看到很多观众并不太能接受这种“新的”音乐形态(其实在国外已经很不新了),但他至少有机会让更多人接触到,并给了他们一种新的“选择”。

   如今又有了“新花怒放”,也是一种新的“选择”,把年轻的“新音乐”人们带到他们平时比较少有机会进入的体育馆里,试图以一种新的尝试来吸引更多人关注他们平时甚少关注的领域。这当然也是好事,有没有选择是一回事,选不选是另外一回事。但当下的“新音乐”人、独立音乐人需要这么一个机会,郝云、好妹妹这样的新城市民谣,旅行团和Carsick Cars这样的新摇滚乐队需要这么一个机会,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新音乐的春天”。

   这个“春天”也该到了吧?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