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音》影评:用一只脚趾演奏的交响

2014年07月21日00:00

来源:大河网

  关注弱势群体,关心残疾儿童,这本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应有的人道主义精神,具体到我们身边,依然有许多身患重病的孩子被忽视。《半音》的故事只是他们中的一个,先天脑瘫的儿子和相依为命的父亲,他们在社会底层坚强的活着,守望一种与常人不同的幸福,追逐着微渺而又伟大的梦想。“用一只脚趾弹琴的少年”,并非是心灵鸡汤式的虚构,其真实性(原型李传杰)带来足够的沉重感,那种正常人难以想象的困苦,留给当事人的则是一点一滴的珍贵回忆。《半音》用半自传,半记录式的手法,为人们打开了一扇通向他们心灵的窗口,导演、幕后团队和制作方的社会责任感和同情心更值得肯定。

  残疾儿童的真实生活,当然不仅是选秀节目里的声泪俱下,个中艰苦只有当事人知道,影片第一个场景就是跌倒却无力站起的主人公,平静的独白更衬托出内心的坚强,以及如山的父爱。与同类影片《海洋天堂》、《不一样的天空》相比,《半音》中的故事更贴近我们平凡的生活,下岗职工、乞讨少女、卖艺青年...这些围绕在少年“传奇”身边的普通人,为更加弱势的他提供了温暖和保护。如果说选秀舞台是略带理想化的奖励,那之前十几年的成长过程,就是当今社会给这对父子最严酷的考验。影片并没有回避社会上的阴暗面,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冷漠的厂长比无耻的乞丐流氓更让人寒心,毕竟后者的犯罪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前者的无情和虚伪,只会让更多的同类家庭陷入无助之中。《半音》的英文名为“黑键”,也就是键盘上的半音键,事实上患有脑瘫的传奇难以控制身体的肌能,唯有一只脚趾能在凸出的半音键上寻找落点,而普通人则是用是十指手指在所有白键和黑键上跳舞。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获得《中国达人秀》的冠军刘伟,失去双手的他能够用双脚“踩琴”,而传奇的状况比他更加困难。如果说完整的琴键寓意着正常人的生活,那传奇触及的恰是黑键所占的其中比例,能奏出更加灿烂的乐章,不能不说是生命的奇迹。

  虽然开篇就揭示了脑瘫患儿的窘境,导演却没有一味在难以自理的苦难上煽情,而是从音乐层面上给予了更多的理解和惊喜,用“同龄肖邦”的魔幻主义手法,构建出一种乐观的基调。纵然家境拮据,但当父亲发现儿子有音乐天赋时,毅然用不多的钱支持儿子的梦想,这也成了整个家庭的精神支柱。当父亲背着儿子的照片满世界寻找时,影片的社会性已扩展到所有的失孤家庭,姚安濂质朴的表演在这一幕中爆发,戏剧化的情节不失真实,即令人感动也让人愤怒。如果说“一只脚趾的奇迹”是无私父爱的延续,尽力保护他免受这个残酷社会的伤害;那缺失太久的母爱,则代表的是另一种“博爱”的补足。导演选择在最终的高潮段落中,让这两种关怀合二为一,这不仅仅是传奇一家,也是所有人的自我救赎。传奇的幸运在于,他虽无法控制全身大部分肌肉,却拥有正常的智力反馈给整个世界,就像是一面镜子,照射出人们内心深处的那份纯净与善意,这才是《半音》最弥足珍贵之处。 (小辛)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