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江湖》风云变幻 感华健父爱如山

2015年03月14日00:00

来源:大河网

  

  有人说,所谓江湖,是不羁的风,没有人生沉浮和朝代兴衰。美人如玉剑如虹,爱恨如歌;斜阳落影,渔舟唱晚时,大喊一声:“小二,来两斤酒,一斤牛肉!”

  有人说,所谓江湖,是雨夜把酒言欢,我提到漠北,你说到江南。那些出生入死熠熠生辉的故事在胸口翻转,即使单枪匹马也能感到一种陌生的温暖。

  周华健说,所谓江湖,是可能要去以前的地方看看,也需要赶去新的下一站。虽然分开后也许这辈子再不相见,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虽然都有所留恋,但眼光还是不停看向前。

  在所有如雷贯耳的江湖身份之前,周华健首先是一位父亲。他有一儿一女,《亲亲我的宝贝》就是写给他们的。

  疼爱之外,这位父亲对教子实在有些为难。“儿子中学开始叛逆,父子间的关系有些磕磕绊绊。他生气了就关房门。大学的时候就好了,几乎是一瞬间变得很懂事。有一次,他回来拍着我的肩膀说:‘老爸,以前对不起。我现在懂你的立场了。’我整个人一下就软了。”

  在《江湖》中,女儿也给了他灵感,“做唱片的时候,我抽出两个礼拜去美国送女儿开学,在美国就是看新闻,看电视剧,看书,弹吉他。如果让我住在国外肯定不行的,我去国外一个朋友住的地方,方圆两百里都没有人。那种环境下,《离别赋》的旋律就出来了。”

  儿子是他新专辑的第一个听众,“当时他在放假,一回来我就请他们坐好听新歌。我常常会用大春的歌词去考他们的中文,我儿子的中文比女儿好,还真的看得懂那些文言。我拿大春的新书《大唐李白》,里面用字很生僻,读起来非常吃力。我拿给我儿子,他看完后和我聊,我发现他真还挺懂的。”

  “我是不是好父亲?”周华健反复咀嚼着问题,说一定有可以改进的地方。但再来一次的话,他还是会选现在的工作。周华健总结自己的育儿经只“理解万岁”四个字:“我不会逼他们要怎么样,当然也不能够乱来,不读书、考试成绩太差等等,他们也没有让我失望。只要安安稳稳的,六七十分完成他们的学业,我也没有给他们太大的压力。”说这些倒也轻松,但他也有发怵的事,“我真的不想看到那一天”,他笑出了眼泪,“我到现在都很担心,他们有天出现在我面前时,怀里抱一个小孩,告诉我要当爷爷了……”

2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