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回到拉萨》到《风马》 21年轮回郑钧纯真依旧

2015年05月25日00:00

来源:环球网

从《回到拉萨》到《风马》 21年轮回郑钧纯真依旧

  【环球网报道】郑钧在2015年的初夏发布了新歌《风马》,同样以藏文化为背景,有些人会想到许巍的新歌《第三极》,但更多人想到的是二十一年前让中国歌坛为之一振的摇滚圣歌《回到拉萨》。

  1994年的初声

  那是一个恢弘而伟大的年代,对于中国内地歌坛来讲,不论是流行乐还是摇滚乐都在这一年疯狂滋长。魔岩三杰、校园民谣、九四一代、红星生产社,太多经典的符号都是在这一年诞生。也是在这一年,我们记住了郑钧这个名字,记住了《赤裸裸》、《回到拉萨》。

  那时的郑钧,充满了摇滚的热血,歌颂着自由和纯粹,有人会说他很酷,有人会说他很愤世嫉俗,但不管外表多么的摇滚叛逆,从《回到拉萨》质朴的歌词中依然可见郑钧对于音乐的纯真坚持。

  那个年代捧红一个摇滚歌手就像现在一个APP拉到融资一样,迅猛又猝不及防,就这样郑钧一炮而红,成为了影响中国摇滚乐及流行音乐走向的一代音乐巨匠。

  从民族到世界

  在此之后郑钧经历了从摇滚厂牌到国际唱片公司的过度,音乐上也越来越贴近国际,在香港开了秀,翻唱了COLDPLAY的《流星》,俨然成为英伦摇滚在中国的最佳代言人。但时不时爆出的惊人言论,让人不得不怀疑在流水线制造下的郑钧是否开心,这位与内心纯粹的呼唤越来越远的时尚摇滚男还能坚持多久。

  于是在2003年我们再次听到郑钧作品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找唱片公司合作,而是自己来。任性的郑钧这一次带来了一张完整的翻唱专辑,从经典红色歌曲到港台流行音乐,用自己独到的见解将歌曲赋予了新生,但当时大众更关注的是他的婚姻和四岁的女儿。

  《私奔》算得上是他后期最出名的作品,这一点还得感谢中国好声音的推波助澜,虽然这首歌在当年发行的时候也有一些影响力,但大红还是靠着电视选秀。说到电视选秀,从07年参加《快乐男声》比赛和杨二车娜姆坐在一起当评委就让很多摇滚迷接受不了,当然比起汪峰的《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来讲还算中规中矩。《长安长安》之后郑钧七年未发表新作,但这七年里郑钧俨然已经成为娱乐化的明星,婚变、结婚、生子、拍动画片、担任选秀节目评委、参加春节联欢晚会......吸引了大批大叔粉,也让很多摇滚迷只能怀念......   许多摇滚迷都喜欢将汪峰、许巍、郑钧三个人放在一起比较,对于许巍的推崇伟大的让人高不可攀,对于汪峰的贬低凶狠的让人坐立不安,但对于郑钧的态度似乎分了两派,做音乐的郑钧和不做音乐的郑钧。做音乐的郑钧始终如一,这点是汪峰许巍都比不了的,因为他们都曾为了市场而对自己的音乐妥协;不做音乐的他也被娱乐圈给污染了,比电视明星还电视明星。

  不管是汪峰、许巍还是郑钧他们对于内地歌坛的贡献都是无法磨灭的,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态度和追求,在这点上没有谁好谁坏,只有成功失败。他们都在各自的道路上追求着也都获得了各自想要,看客们又何必较真。

  不理那些八卦新闻,在音乐这一块,郑钧依然纯真如初,从来不去考虑市场东西,只会坚持自己对于音乐品质的追求,虽然这个年代用手机听歌已经听不出音乐中那些层次感的声音轨道。但这就是一个音乐人的纯真,对于音乐只听从音乐本身的呼唤。新歌《风马》同样取意于藏文化,但这次不是回,而是行走,毕竟二十一年过去,纯真的男孩已经变成淳朴的大叔,不再是寻求慰藉,而是慰藉他人。

  周围很多同行都对这首歌指指点点,应该找个什么汽车合作,打个TVC什么的肯定会比《夜空中最亮的星》还要红,但亲爱的同行们,他已经是郑钧,还需要代表作吗?

  二十一年的轮回,郑钧需要的只是那颗对于音乐纯真的初心。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