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演员陶昕然致《一个勺子》

2015年11月23日00:00

来源:新华娱乐

影评:演员陶昕然致《一个勺子》

  那日受邀出席了“皇上”的导演处女作作品《一个勺子》的全国首映礼,按惯例我比约定好的时间早一刻钟到了活动现场,这么多年我习惯了遵守约定的时间出现在任何一个我应该出现的地方,有时觉得每次的活动和红毯我都守时得像个没有见过世面的黄毛丫头,因为听说腕儿都得晚、显得比较有分量,腕儿都得压轴走红毯才显得腕儿是个腕儿,而我,小时候妈妈跟我说的“有的时候守时守信跟生命一样重要”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我身上,所以注定我只能踏踏实实演戏。红毯星光熠熠,各大导演各大咖都来为“皇上和纯元皇后”捧场了,为他们高兴,不过放眼望去貌似我是资历最浅年龄最小的那一个,但时间已经教会我如何自处,我满怀诚意和祝福而来,从容地坐在了一堆腕儿里,我的座位上……

  场灯亮了,观影结束了,我满心复杂,伴着荧幕上迅速退去的演职人员名单,主持人邀请主创上台,首先问到勤勤姐:“这部影片现在得以上映,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勤勤姐哽咽着掩面首先说了句:“对不起”!她哭了,在那么多双眼睛和闪光灯的注视下,停顿数秒,她深深的说了一句:“太不容易了,这是建斌的梦想!”听完这句,在躁动的人群里,我也哭了,哭得很收敛,怕哭花了妆一会儿上台发言时出卖了自己的佯装坚强和冷静,我读懂了勤勤姐想表达自己没有控制好情绪的抱歉,但在那没有控制好的眼泪和由衷的话里,我感受到的是除了爱情以外的爱: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连同他的梦想一起去爱,还陪伴他去实现他的梦想,那一刻我为“皇上”感到幸福,我想 这就是最好的婚姻吧。是的,这部电影里充满了陈建斌的气质和他的梦想,电影里没有多少分多少秒让人发笑多少次的设计,有的尽是娓娓道来的从容和对人性深刻而讽刺的剖析。

  《一个勺子》是新疆方言“一个傻子”的谐音,影片中金世佳扮演的勺子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傻子;建斌哥扮演的拉条子是世人眼中真正的傻子;勤勤姐扮演的金枝子是一个善良到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才是个傻子的傻子。后两个傻子结合在一起,傻傻的善良、傻傻的不设防、傻傻的去相信。看到拉条子三次跑到同一个地方去等骗走他钱的人,我如鲠在喉,那种哭都哭不出来的苦涩让我恐惧,恐惧这个世界要是没有了“勺子”应该我们也会丧失爱的能力吧,人与人之间不相信、不协作、不给予,猜忌、嘲讽和踩踏泛滥,如此可怕,这个摩拳擦掌的世界还有多少人愿意做“勺子”?人们不再觉得守时守信是那么的重要,也不再觉得说出去的话有什么可负责任的必要,人们都那么地着急,着急着拿到,甚至不去想 那想方设法要据为己有的该不该属于自己;人们都那么地会讨好,连文化都开始讨好,市场喜欢什么?大众接受什么?我们就来拍什么,于剧本而言,能否引发观众的思考不再重要,于演员而言演技好坏品行好坏也不再重要,只有“火”才最重要,这不是一种悲哀吗?作为一个传导性的工种,我一直认为我们身上是有历史责任感的,那么今天我在《一个勺子》这部电影里看到了所有主创对我们所从事的职业的敬畏之心,有信仰,有诚意。作为“皇上”的朋友团成员出现在这个首映礼 我很荣幸,可作为一个晚辈,面对台下一众大导演和大咖们发表什么观后感言我诚惶诚恐,我哪有资格?我只有梦想和无尽的渴望,我渴望着我们真的都可以不忘初心地去做我们深深热爱的这份事业,这份事业可以传递真善美,树立我们正确的价值观。《一个勺子》近些年看过的最不刻意讨好观众的电影,在电影里我感受到了不争、不急、不迎合、不取悦、不娇柔、不造作、不跟风,他独树一帜的存在着,没有炫酷的特技、没有撕心裂肺哭天抢地的戏码、也没有令人捧腹的鬼马桥段、更没有为了脱而脱的吸睛大法,有的只是浸入到血液里的朴实和一个金世佳裸得干净而干净的完美背影,裸得那么不媚俗、不低级,裸得恰如其分刚刚好,裸得让我看到了人性原本的接纳。

  勤勤姐说 这是建斌哥的梦想,我也想对建斌哥说:“我在心里为你的梦想鼓了一万次掌,我看懂了你的孤独,表演注定是一项孤独的事业,在多么浑浊的当下,你依旧在做你自己,人们都匆匆赶路 甚至忘记了当初为什么而出发,可你依旧在做最好的你自己,就这样吧,别失去自己,不背叛自己,哪怕是众人的目光哪怕是教条。还有勤勤姐和金世佳,我想我看懂了你们的眼泪,真诚而珍贵,我要为你们、为梦想、为坚守、为《一个勺子》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我不要跟大多数人一样去给这部电影预估一个怎样怎样的票房数字,因为我实在觉得它不是一个能量化的东西,再高的数字也配不上你的梦想,在这部电影里我也看到了我的梦想,我们可以更勇敢的,请你们就这样坚持下去,我会做你们筑梦路上永远的追随者。

  友情提示:急功近利的人、趋炎附势的人、旁门左道的人、苍白肤浅的人、不脚踏实地的人 不用去看,在电影里你一定找不到你要的“快餐”。

  特别提示:急功近利的人、趋炎附势的人、旁门左道的人、苍白肤浅的人、不脚踏实地的人 请一定要去看,说不定能找到最初的自己。

  《一个勺子》让我们单纯再单纯一些……(文/陶昕然)

编辑: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