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梨园春》再耍金箍棒 闭口不谈春晚

2016年02月01日00:00

来源:大河网

  1月31日,几代人心中的“美猴王”六小龄童来到《梨园春》擂响中国总决赛现场,并作为评委对参赛者进行点评。节目直播前,六小龄童以一身喜庆的大红色唐装出现在众多省会媒体面前,以极快的语速讲述着自己心中的西游记、孙悟空以及人生感悟。

  视频:拜年

  猴哥一来,先给大家拜了个早年,紧接着迎接记者的提问,那么他都说了啥呢?

  “我是河南老乡 洛阳偃师的荣誉市民”

  “我对河南相当熟悉,不仅去嵖岈山拍过《西游记》,河南的大部分地市我都去过。”一开口,六小龄童对河南的了解迅速拉近了自己与媒体的距离。“可以说,我是河南老乡。”

  六小龄童说,河南是文化大省、人口大省,也是文物大省、戏曲大省,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自己作为洛阳偃师的荣誉市民,特别想与河南合作,开发西游文化,进行文化传承。“为什么百事拍摄的微电影《猴王世家》能戳中很多人的泪点,就是用影像化的手法讲述了中国文化的内核。我们拥有大量的文化资源,缺的是好的创意。我希望能与河南携手做这件事情,让传统文化在产业发展中发挥巨大的能量。”他说。

  “孙悟空都有女朋友了 师徒五人都谈起恋爱 那经是取不回来了”

  六小龄童长期致力于传播西游文化,他说,现在一些影视剧戏说、恶搞名著,“一些影视剧中,孙悟空和白骨精谈起了恋爱,这让人匪夷所思,而且最让我吃惊的是,有些戏说恶搞类的影视剧居然票房、收视率还不错,但我想说,中华民族在世界上有影响的艺术形象本就不多,千万不要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这种恶搞自己的先祖先贤的行为,导演、演员都应该向全国人民谢罪。”

  “戏说不是胡说,神话不是胡话”

  六小龄童说,他用了17年时间完成了两部《西游记》的拍摄,这41集电视剧凝结了他小半生的心血,尤其是第一部《西游记》,前后耗时6年时间,是重播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为什么那个年代技术很弱,但却创作出了《西游记》《红楼梦》等精品?因为初衷不一样,我们那个时候是想做好一件事,没人去考虑自己会不会红、能挣多少钱,而现在的影视创作却有更多的商业性在里面,它耗不起这个时间,演员也很少能花时间去钻研角色。”

  “急功近利、急于求成这种现象在当今各行各业都存在,但我希望年轻演员不要考虑那么多名啊利啊,可以静下心来,多花些时间钻研角色。”虽然演艺圈的一些现象令六小龄童很忧心,但他仍是对未来充满信心,“我真心地希望演员也能一浪比一浪高。”

  “我演一个医生 观众说这个医生是孙悟空变的吧”

  我还演过周总理、吴承恩、胡适、鲁迅等角色,只是观众对孙悟空印象太深刻了。我演一个医生观众说这个医生是孙悟空变的吧”

  “《猴王世家》节后筹拍 我一个人演家族四个人”

  目前跟美国合拍《敢问路在何方》,《猴王世家》节后筹拍,一个人演家族四个人,动画片《斗战胜佛》,当然我这个演不了,我是艺术总监。

  “每个人都是西天取经路上的行者”

  每个人都是西天取经路上的行者,西游记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就看你从中悟到什么。每个人都有心中的灵山,都要经过很多困难甚至苦难,半途放弃的也大有人在。所以我很推崇唐僧原型玄奘的一句话,宁可向西一步死,不愿东归半步生。一生把自己的一件事做精、做成、做大,不要贪多,我的道路就是这样。

  “今天不谈春晚 只谈文化 希望猴王有传承人”

  身处“春晚舆论漩涡”的他对此闭口不谈,而是对“中国传统猴文化”兴趣颇浓,谈到现在对“美猴王”的传承,他认为要演好这个形象,必须要接受中国传统戏曲的训练,“如果没有接受教育当然也可以演,但是缺乏很多技术技巧,观众会感觉不像孙悟空。”他表示不希望自己成为“末代猴王”,他说:“猴戏不姓章,它属于中国,属于全世界。如果都跟六小龄童的风格,意义就不大了,它一定是百花齐放的,但无论怎么创新,西游文化的立意不能变。”

编辑:祝萍